這一次諸侯聯盟調查團的規模,可要大得多了。

    整個大堂整整齊齊,坐了上百人之多。

    當然,這個調查團的主導依舊是莫氏家族,因為這一場陰謀是他們發起的,策劃這個陰謀的金錢和物資也是他們提供的。

    甚至白銀鹽場的內鬼,都是他們勾結的。

    而擔任這一場宣判的仲裁者首領,依舊是大西書院的院長,祝天放。

    擔任調查團團長的諸侯聯盟大會的右長史,魏恭。

    此人還有一個身份,前大西書院的副山長,莫氏家族的親家。

    而這一次,大堂上就沒有寡婦寧清的身影了,聽說她已經徹底隱居不出。

    當井中月再一次走進大堂的時候。

    所有人依舊吸了一口氣,然后心跳加速。

    每一次都是這樣的,井中月每一次出現,都刷新男人對美人的認知。

    真的很難想象,這樣艷絕人寰的女人,竟然是一個諸侯,明明應該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紅顏禍水來著。

    井中月是倒數第三個入場的。

    接下進來的是大人物,也是這一場陰謀的主導者,無主之地的另外一位梟雄,洗玉城主莫也。

    當他入場的時候,全場起身。

    在所有人看來,今日這一場大會,便是莫也城主對裂風谷的最終絕殺。

    為何不見整個無主之地的最高權力者,澹臺家族成員?

    澹臺家族是諸侯聯盟的盟主,聯盟大會至高掌權者。

    這一次白銀慘案之所以能夠對裂風谷帶來致命打擊,完全是澹臺家族的默許,莫氏家族的主導。

    “澹臺小姐到。”隨著一名書辦高呼。

    全場再一次站起。

    片刻后,一個女子款款而入。

    她就是澹臺家族的千金,澹臺浮萍。

    無主之地的另外一個傳奇才女,大西書院女班的教授。

    長得只能算清秀,身材曼妙,不太兇狠。

    而且非常恬靜,進場之后,并沒有和人打招呼,而是徑自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哪怕面對祝天放院長,魏恭長史,也只是輕輕點了一下頭。

    但是也無人敢輕視她的分量,畢竟此時她代表澹臺家族。

    所有人全部到場了,接下來該正式宣判裂風谷井氏家族的命運了。

    ………………

    有一句話說得好,磨刀霍霍向豬羊。

    全場諸多諸侯們,望向井中月的目光幾乎是血紅血紅的。

    如今的裂風谷和井氏家族就剩下最后一口氣了。

    只等著諸侯聯盟調查團最后宣判一下,對白銀慘案和毒鹽事件蓋棺定論,井氏家族就算是亡了。

    到時候大家就如同群狼撲食一樣沖上去,把裂風谷徹底肢解了,吞吃下去。

    尤其是諸侯聯盟商會會首云萬血,上一次承包談判他賠了六十萬兩,一定要在白銀鹽場和蘭田鹽場上賺回來。

    井氏家族覆滅之后,這兩個鹽場誰也休想和諸侯聯盟商會搶。

    這筆財,他發定了。

    這一次宣判,就是群狼的盛宴。

    莫氏家族搭臺,幾家諸侯吃肉,聯盟商會喝血。

    就是不知道,井中月這具絕妙之軀,最后會便宜了哪一家啊。

    云萬血目光又望向了云中鶴,這個讓他恨得咬牙切齒之人。

    井氏家族覆滅之后,這云傲天就再一次淪為了微不足道的乞丐,到時候他一根手指頭就可以碾死。

    “云傲天,你等著吧,井氏家族的末日來了。接下來我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就在此時,負責白銀慘案,毒鹽事件的諸侯聯盟調查團長魏恭站了起來。

    “肅靜!”

    這話一出,全場靜寂。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這一刻終于要來了,見證裂風谷井氏家族滅亡的一刻要來了。

    井氏跌倒,大家吃飽。

    魏恭道:“經過長達半年左右的調查取證,諸侯聯盟調查團,詢問了上千證人,實地探訪了上百處地點,檢查了近千具尸體,如今已經徹底查清了真相。”

    “現在我宣布調查結果如下!”

    所有人屏住呼吸,甚至豎起耳朵。

    “毒鹽吃死人一案,白銀鹽場坍塌慘案,皆是裂風谷白銀領主李盡忠所為,此人身為井氏家族家臣,意圖效仿之前安氏謀逆造反,取井氏而代之。所以在販賣的食鹽中摻入了毒鹽,致死幾百人之多。之后又制造了白銀慘案,試圖嫁禍井氏家族。”

    “如今真相大白,證據確鑿,在這場毒鹽事件,白銀慘案中,井氏家族無辜,一切罪在白銀領主李盡忠,井中月僅有失察之罪。”

    魏恭念完宣判之后。

    全場死一般的靜寂。

    我……我……我艸。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今天不是要徹底宣判井氏家族之罪嗎?

    不是要徹底滅亡井氏的嗎?

    怎么把白銀領主李盡忠推出來了?

    井氏家族已經奄奄一息了,就剩下最后一口氣了,輕輕一推就死了啊。

    為何又沒事了?

    魏恭繼續道:“既然井氏家族無辜,那我正式宣布,解除對裂風谷的封鎖。”

    全場依舊徹底經濟,在場所有人依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足足好一會兒,云萬血厲聲道:“這個結果,我們不服,這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交易,有黑幕。”

    大西書院院長祝天放站起身道:“作為仲裁團,我看過了所有報告,也親耳聽到了證人的證詞,我代表仲裁團宣布,諸侯聯盟調查團這次的調查真實有效。”

    緊接著,一群人抬進來了一箱又一箱的東西。

    里面全部都是相關的證據。

    而且又押進來了一群又一群人,全部都是人證。

    云萬血等人內心冰涼。

    因為這次白銀慘案的真相,大多數人都知道。

    是莫氏家族勾結白銀領的內鬼所為,白銀領主李盡忠不是主謀,莫秋才是主謀。

    當主謀想要澄清真相,他奶奶的誰能阻擋?

    莫氏家族什么證據沒有啊?因為這一切就是他們策劃的。

    但是為什么啊?

    明明馬上就要弄死井氏家族了,莫氏你為何要替井中月翻案啊?

    你莫氏這樣做,得罪了多少人啊?

    你擋了多少人的財路啊?

    你付出這么大的代價,為什么啊?

    尤其是秋水城少主,眼眶欲裂。

    井氏家族一旦滅亡,獲利最大的就是他丘氏家族啊,能夠割讓三個領地啊。

    莫也城主心中冷笑:井氏家族滅亡,便宜的是你們這些惡狼,對我莫氏又有什么好處?而現在暫且留井氏一命,得到最大利益的便是我莫氏家族,而這個井氏家族,接下來我一口一口吃掉,直到吞并整個裂風谷,到那個時候我莫氏家族才是無主之地第一大勢力。

    沒錯,我莫氏此舉是會得罪澹臺世家,但是我背后真正的靠山是何等強大?

    莫也城主目光望向了井中月,眼睛頓時一顫。

    這個女人實在是太美了,美到讓人不敢置信。

    雖然她的年紀差不多是他莫也的女兒,但是那又怎么樣?

    等到他莫氏家族徹底吞并井氏家族的時候,眼前這個艷絕人寰的女子,他莫也未必不能嘗一嘗,哈哈哈哈!

    而云中鶴和井中月也對視一眼:這一步終于贏了。

    付出了天文數字的代價,終于贏了這關鍵的一步。

    井氏家族從絕境中脫離了出來,洗清了罪名,解除了封鎖。

    接下來,就是將莫氏家族推入深淵,并且奪回落葉領這個戰略要地。

    只有這樣,整個計劃才徹底成功。

    云萬血,秋水城少主,諸侯聯盟商會成員等幾十人,見到這一幕,驚駭而又憤恨。

    尤其是云萬血,幾乎又要一口老血噴出來。

    他憤恨地望了莫也城主一眼:“莫也,你好狠毒,好貪婪的心啊,竟然一個人要獨吞所有的利益。”

    在這一場博弈中,云萬血賠得一塌糊涂,傷筋動骨。

    然后,在場幾十人全部憤憤離去。

    至少這一刻,莫氏家族成為了眾矢之的。

    ………………

    大西城,井氏別院之內。

    “多謝世叔,還我井氏家族清白。”井中月道。

    莫也城主望向井中月的目光顯得非常大膽,甚至充滿了一點霸占欲。

    “月兒,家中沒有銀子了吧?”莫也問道。

    “嗯。”井中月道,銀子確實快要用完了,幾個月后軍餉又難以為繼了。

    莫也道:“既然沒有銀子,就不要養那么多軍隊了,再裁兩千吧。”

    他果然步步緊逼。

    井中月沉默不言。

    莫也道:“接下來,想要恢復食鹽貿易,需要一段時間。我之前給你的那十萬石糧食,最多再吃兩個月,又要吃完了。”

    這倒是實情。

    莫也道:“雖然對你井氏家族的封鎖解除了,但現在誰能賣你糧食,你拿什么銀子買糧食?大贏帝國倒是想要給你糧食,但你敢收嗎?”

    如今這個環境下,表面上誰敢勾結兩大帝國,都會成為無主之地的公敵。

    這是無主之地所有諸侯的最高意志。

    原因很簡單,無主之地保持現狀,那大家都有地盤,有兵馬,有權力。

    而一旦無主之地被兩大帝國奪走了,那大家就成為空頭貴族了,沒兵沒權。

    保持無主之地的獨立性,是絕對政治正確。

    誰敢觸碰,誰敢勾結兩大帝國,誰就要受到所有諸侯的圍攻。

    當然,這僅僅只是表面,暗地中誰也說不清楚。

    但是現在所有眼睛都盯著裂風谷,井中月要是敢接受大贏帝國或者南周帝國的任何支援,立刻就會遭到所有諸侯的瘋狂圍攻。

    莫也道:“所以,能夠為你井氏家族提供糧食的,只有我莫氏。下一批糧食依舊十萬石,而且不在是爛糧了。想要這批糧食很簡單,依舊用鎧甲和兵器來換,這次你裁軍兩千吧。”

    莫氏家族這是要用糧食作為絞索,一次一次將井氏家族絞死,最終徹底吞并之。

    井中月沉默不言。

    莫也城主繼續得寸進尺,漫不經心道:“聽說麝香和丈夫決裂了?你可知道當年,我和麝香差點有了婚約。”

    井中月目光一冷,便要發飆。

    云中鶴趕緊上前,抓住她手腕,低聲道:“主君,不可沖動,莫城主也是為了我們好。”

    莫也城主道:“距離五月十九,還有不到半個月了。到時候就要永久交割落葉領,并且把白銀鹽場轉交給我莫氏家族了吧。”

    井中月道:“是。”

    莫也城主道:“在那之前,再裁軍兩千,并且把麝香夫人送到我家做妾侍。”

    這話一出,幾乎要讓人氣炸了。

    麝香夫人是曾經裂風城主的嫡女啊,現在竟然送去給你做妾侍?

    莫也城主一指云中鶴道:“另外,我非常不喜歡云傲天這個人。五月十九交接儀式之后,我要你將他罷官奪職,逐出裂風谷,永久不得踏入一步。”

    “月兒,你給我聽著,這不是請求,而是命令!今后的井氏家族,沒有我莫氏,是活不下去的。”

    莫也城主又貪婪地望了一眼井中月的腰身,某處抽搐一下。

    然后,他直接揚長而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

    與此同時!

    鎖在鐵盒子里面的秘密契約,也就是井氏家族徹底割讓落葉領,租借白銀鹽場給莫氏家族五十年的那份恥辱契約。

    忽然間!

    猛地燃起了綠色的火焰。

    今天的溫度才三十五攝氏度左右,這份密約上的白磷就自燃了。

    然后,整份密約直接灰飛煙滅。

    ………………

    注:衣食父母們,還有推薦票嗎?翻翻口袋,或許有呢!你們太好了,給您鞠躬了。

章節目錄

史上第一密探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兵王小說只為原作者沉默的糕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沉默的糕點并收藏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節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