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日之后。

    莫氏家族的人馬浩浩蕩蕩來到和裂風谷和洗玉城的邊境,并且帶來了一個巨大的車隊。

    為首的便是洗玉城主簿言若山。

    不是說,裂風谷每一個出入口都被諸侯聯軍封鎖了嗎?

    不是說不許一粒糧食進入裂風谷嗎?

    拜托,這支諸侯聯軍有一小半是莫氏家族的軍隊。

    這一場制裁,這一場白銀慘案,也就是莫氏家族一手策劃導演的。

    云中鶴道:“糧食呢?”

    言若山道:“都在大車上。”

    十萬石糧食,整整上千車。

    言若山道:“鎧甲和兵器呢?”

    云中鶴道:“都在這。”

    他指著后面裂風谷的車隊,三千具鎧甲和兵器,也整整運了上百輛牛車。

    論價值,肯定是三千鎧甲兵器超過十萬石糧食。

    如今一兩銀子可以買二石糧食,所以這十萬石糧食也就是五萬兩銀子。

    而三千鎧甲兵器,價值幾十萬兩銀子,關鍵這是真正戰略物資,花再多銀子都買不到的。

    “云傲天大人,這些都是陳糧,真是有些已經腐壞了。”一名文書上前匯報。

    云中鶴頓時大怒道:“言若山大人,我們給的鎧甲和武器,可都是嶄新的,都是很好的。你們卻給我們陳糧,爛糧?這樣的糧食連一萬兩都不值。”

    言若山冷笑道:“有糧食吃就不錯了,還挑挑揀揀?你們裂風谷都要徹底餓死了,還講究什么?就這爛糧食,要不要?不要的話,我們就拉回去了,我們雙方一拍兩散。”

    此時裂風谷確實有斷糧危機,存糧還能堅持兩個月不到。

    言若山道:“這些糧食,云傲天大人看不上,我們拉回去吧。”

    說罷,言若山就要下令運糧隊返回。

    “慢!”云中鶴咬牙切齒道:“這些糧食我們收了,開始交接。”

    接下來,裂風谷的軍隊痛恨得眼眶欲裂,用三千幅精銳的鎧甲武器,交換了十萬石不堪陳糧,不知道放了多久,有些都長蟲子了。

    而云中鶴咬牙出血。

    言若山冷笑道:“恥辱嗎?我也覺得恥辱啊,但是云傲天大人你放心,更加恥辱的還在后面呢,等到五月十九,正式交割白銀鹽場和落葉領的時候,你們就會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恥辱了。”

    “誰讓井中月無能呢?誰讓你這個廢物軍師無能呢?才使得你們遭遇這場奇恥大辱啊,才能你們曲膝跪在我們莫氏家族面前,才能茍延殘喘活下去!”

    “哈哈哈!”然后莫氏家族的主簿言若山,大笑著揚長而去。

    ………………

    當這批鎧甲出現在莫氏城主府的時候,洗玉城主莫也發出了得意的爆笑。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十萬石爛糧食,換來了這三千精銳鎧甲兵器,天下還有比這更加劃算的買賣嗎?”

    “當日井厄耀武揚威的時候,可曾想到會有今天嗎?”

    “真是一主無能,累死三軍。”莫城主道:“莫秋,你要記住這個教訓。井中月為你上演了最可怕的前車之鑒,正是她的無能才使得裂風谷有今日之恥。井氏家族完了,神仙難救,女子擔任主君,就是這個下場!”

    莫秋道:“要仔細檢查這些鎧甲,云傲天此人卑鄙狠毒,要小心他在鎧甲下毒。”

    莫也城主道:“當然要檢查清楚,來人,全面檢查這批鎧甲。”

    “是!”

    片刻后,進來了十幾名江湖術士,每一個人都是用毒高手。

    他們仔仔細細檢查了每一具鎧甲。

    用銀針,用溶液,用小動物,甚至自己用舌頭去舔。

    總之每一具鎧甲,每一件武器,每一寸都沒有放過。

    但他們能夠檢查出來才有鬼了,這些鐵甲片云中鶴都是先燒紅了再融入砷,而且砷的熔點更低,不但附著在鐵甲表面,甚至有些深入鐵甲之內。

    這種下毒理念完全超越了這個世界,就算檢查到天上也檢查不出來,但是只要天熱時分,夜以繼日地穿這些鎧甲,刺破皮膚融入血液,就一定會導致中毒,屆時開戰,一擊而潰。

    一名年邁術士匯報道:“稟報城主,這些鎧甲上面確實動了一些小手腳,涂抹了黑狗血,女人的污血,甚至還有尸體腐爛的液體,但是都無關緊要,只要用滾水清洗幾遍,然后仔細擦拭,再暴曬幾日,這些鎧甲都會光潔如新。”

    莫也城主大笑道:“雕蟲小技,雕蟲小技。”

    按照雙方的約定,接下來莫氏家族應該在諸侯大會上澄清真相,還井氏家族清白,并且解除對井氏家族的封鎖了。

    只有完成了這些事情,井氏家族才會徹底將落葉領割讓,并且交割白銀鹽場。

    因為只有井氏家族洗清嫌疑,解除了制裁,才能拿回了白銀鹽場的所有權,才有權力交割給莫氏家族。

    嚴格意義上,現在白銀鹽場還在諸侯聯盟手中呢。

    所以莫氏家族想要拿到白銀鹽場,就一定要為井氏家族洗清嫌疑。

    這就太有意思了。

    “父親大人,我們已經得到了三千鎧甲和武器,不如適可而止?”莫秋道:“就不要為裂風谷井氏家族洗清罪名了,任由他們崩潰毀滅。”

    莫也城主道:“那樣的話,如何永久割讓落葉領,如何得到白銀鹽場,我們的霸業最需要的就是銀子。如果任由裂風谷滅亡,那分贓就沒有我們什么事了,所有人都覺得我們得到落葉領已經足夠了,只能便宜了其他諸侯。”

    莫秋道:“我覺得只要徹底霸占落葉領,就已經完成了戰略目標,不需要貪多。”

    莫也城主怒道:“昏聵,你知道任由井氏家族滅亡,接下來會發生什么嗎?在這場分贓大會上,我們什么都得不到。而秋水城會割讓裂風谷三個領地,四千平方公里,一下子就膨脹起來。到那個時候,秋水城就不再甘心成為我們的走狗,反而會成為我們的敵人了。”

    “不只如此,澹臺家族不會坐視井氏家族滅亡,他們會挑選一個廢物做裂風谷的傀儡諸侯,然后再一次以租借期限到了為由,向我們索取落葉領,這樣落葉領就間接落入澹臺家族手中了。”

    這一點,莫也城主說到根子上了。

    澹臺家族完全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莫也城主繼續道:“只有永久割讓,并且徹底交接了,落葉領才算是永遠屬于我們莫氏家族的。更別說白銀鹽場每年五十萬兩銀子,能夠讓我們擴充多少軍隊?有糧食,有軍隊,我們莫氏家族才能在接下來的劇變中,博取更大的富貴基業。”

    “我知道,我們如果為裂風谷洗清罪名,解除封鎖,會得罪很多諸侯,甚至會得罪澹臺家族。但那又怎么樣,有了這巨大的利益,付出這些代價完全是值得的。難道他們敢攻打我們嗎?敢制裁我們嗎?別忘記了,我們背后是有大靠山的。”

    接下來,莫也城主斬釘截鐵道:“就這么定了,五月十九,就是永久交割落葉領,交接白銀鹽場的日子,在那之前所有的事情都要辦好,要徹底為井氏家族洗清罪名,不得耽擱五月十九的交割之日。”

    ……………………

    時光如水,歲月如梭,又過去了一段時間。

    五月初五。

    這個時候,大夏帝國的北邊還穿著棉襖,大贏帝國的中部還有點小涼爽。

    但是無主之地卻已經相當炎熱了。

    云中鶴在房內,已經光著膀子了,這段時間的最高溫度應該已經突破三十幾度了。

    接下來的日子會越來越熱,越來越熱。屆時白磷就會燃燒,密約就會自燃灰飛煙滅。

    或許此時一切都已經發生了。

    今天是一個大日子,對于裂風谷來說,也是極其重要的日子。

    因為諸侯聯盟調查團終于要給毒鹽事件,還有白銀慘案蓋棺定論了。

    可以這么說,今天將決定裂風谷井氏家族的命運。

    某種程度上,也將決定云中鶴的命運和成敗。

    距離白銀慘案的發生已經過去了半年時間,為了執行云中鶴的四步計劃,一貫來強勢跋扈的井中月選擇了隱忍示弱,付出了天大的代價。

    且不說云中鶴賺的那一百三十萬兩銀子,就單純井中月損失的銀子,超過百萬。

    損失了三千鎧甲和武器,損失了十幾萬子民。

    最關鍵的是井中月的聲譽下跌到了冰點,裂風谷軍隊的士氣也遭到了巨大的打擊。

    為了這項計劃,井中月完全是孤注一擲了。

    而今日,就是這個計劃的成果驗證。

    莫氏家族會不會上當,會不會為裂風谷洗清罪名?

    他們會不會幫助云中鶴加一把力,把莫氏自己推下深淵?

    就看今天了。

    此時云中鶴跟隨井中月,也來到了大西城,即將出席接下來的諸侯聯盟大會。

    大西城,算是無主之地的一個中立城市,不屬于任何諸侯。

    這也算是無主之地最繁華的城市之一,尤其是裂風城徹底凋零之后,這里變得更加繁華了。

    大西城有四個核心組織。

    大西書院,大西武道院,任何諸侯的子女都要來這里上學。

    諸侯聯盟商會,顧名思義就是專門做生意的,也掌管整個大西城的貿易往來。

    諸侯聯盟大會,這個表面上是諸侯聯盟的最高權力機構。

    “主君。”云中鶴進入了井中月的房間內。

    她此時穿著單薄的長裙,站在窗口,身材顯得尤為傲人。

    像井中月這種身材是很少見的,修長曼妙,甚至有點瘦,但是前后曲線卻又起伏驚人。

    還有她的側臉,精致艷麗之極。

    修長高挺的瓊鼻,嫣紅如血的嘴唇,勾勒出最美麗的畫卷。

    來到這個世界也有快一年了,云中鶴還沒有見到一個在美貌上和井中月相提并論的女人。

    “主君,您不覺得您這長相太過于完美了嗎,沒有絲毫瑕疵。”云中鶴道。

    要不是這個世界沒有整容術,云中鶴都懷疑井中月的臉被上帝之手修整過。

    “你喜歡嗎?”井中月問道。

    云中鶴道:“我迷戀。”

    然后,云中鶴走到井中月的身邊,和她并肩。

    “我的長相和性格,完全不匹配。”井中月道:“所以娶了我,未必幸福。”

    云中鶴道:“不要緊,我這個人可攻可受,可上可下。”

    但說真的,云中鶴也覺得奇怪,井中月的性格和長相是截然相反的。

    她的長相艷麗精致之極,完全是紅顏禍水的那種,女人味百分之一百二。

    但是她的性格,卻又如此強勢冷酷,完全不像女人。

    “主君,您在看什么?”云中鶴問道。

    “那里是大西書院。”井中月道:“我和井無邊在很小的時候,都來這里讀書了。”

    云中鶴道:“我聽左岸軍師說過了,您很小就離開父母身邊來大西書院,稍稍大一些,就去遠渡海外去白云城習武,從小就很獨立。”

    井中月伸出玉手,對著太陽光照射。

    這半年來的妥協和隱忍,讓她的名聲跌倒谷底。這讓她內心充滿了憤怒和殺氣,所以她尤其渴望戰斗,拔劍殺光一切敵人。

    “主君,如果今天諸侯聯盟大會得不到我們想要的結果,就意味著我的計劃失敗了。”云中鶴道:“您會如何處罰我?”

    “為什么要處罰你,整個過程你又沒有犯錯,雖然謀劃的是你,但決定執行的人卻是我。”井中月道:“今天如果敗了,那我就帶著你們殺出去。”

    這樣的話,從這么艷麗的小嘴中說出來,真是豪邁。

    云中鶴笑道:“放心吧,今日一定成功,我們就看著莫氏家族一步一步走向深淵,豈不快哉?”

    “拭目以待。”井中月道:“走吧,去諸侯聯盟大會接受最終裁決了。”

    然后,她便要去拿起銀色披風系上。

    結果云中鶴去拿過披風,親自為井中月系上。

    這下子,兩個人的距離就有些近了,呼吸可聞。

    而且云中鶴還要特別小心,因為井中月太兇狠了,別不小心頂上了。

    還要強烈忍住去親吻的沖動,因為井中月的嘴唇實在是太艷麗了,如同要滴血一般。

    這氣氛,有一丟丟曖昧啊。

    片刻后,井中月城主帶著云中鶴和左岸進入諸侯聯盟大堂。

    等待著命運的裁決!

    迎接一場勝利的到來。

    ………………

    注:四千字送上,拜求推薦票。諸位恩公別嫌我,全靠推薦票撐著這口氣呢!感激你們,熱愛你們。

章節目錄

史上第一密探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兵王小說只為原作者沉默的糕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沉默的糕點并收藏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節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