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云萬血,依舊陶醉在巨大的喜悅之中。

    “井中月城主,從現在開始不到一個月時間內,你要準備二百五十萬兩銀子了。”

    “如果籌集不到的話,那你的一萬大軍鎧甲和兵器,都要剝下來了。”

    “你蘭田鹽場五年的收入,也要全部屬于我云萬血了。”

    “上天欲使人滅亡,先令人瘋狂。我現在都無法理解,你為何瘋狂到這個地步,竟然會相信云傲天這個乞丐的鬼話,來挑戰我云萬血這個戰無不勝的賭神。”

    “我的賭術是一種天賦,與生俱來的天賦。”

    “唉!”云萬血沒有看云中鶴的骰子點數,也不需要看,依舊陶醉道:“你難道不知道,我已經十幾年沒有輸過了,無敵還真是讓人寂寞啊。這是我最無聊的一場賭局,簡直是躺著勝利,但也是我最刺激的賭局,因為賭注前所未有的大。”

    “謝謝你井中月城主,謝謝你云傲天乞丐,你們讓我一下子賺到了近百萬的利潤。”

    “無敵真是太寂寞了……”云萬血最后一次感嘆。

    然而,全場徹底靜寂。

    而且是死一般的靜寂,所有人目光都盯著云中鶴的骰子上。

    終于,云萬血感覺到了氣氛不對。

    為何如此尷尬的寂靜?

    難道你們妒忌我一下子賺了那么多銀子,誰讓我遇到一個傻子蠢貨賭徒,一個更傻的諸侯呢?

    “咳……”寧憐花道:“萬血會長,你還是看看吧。”

    “不用看,我聽骰子的本事早已經出神入化了,我知道他是幾點,不就是三個六……”云萬血一邊說,一邊朝著云中鶴的骰子望了過來,然后所有的聲音戛然而止。

    “噶……”就仿佛喉嚨被捏住的鴨子一般。

    他先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瞪到了最大,足足半分鐘沒有眨眼。

    這……這是幻覺嗎?

    云傲天的骰子點數明明是三個六,剛好我被三個一吃掉。為何現在變成了兩個六,一個五了。

    現在云中鶴十七點,而他云萬血三個一,只有三點。

    云中鶴贏了。

    見鬼了嗎?

    我怎么可能出錯?

    三個六的聲音是最容易聽出來的,我不可能出錯的。

    絕對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我絕對不可能聽錯的。”云萬血厲聲道:“一定是出了問題,云傲天你一定出老千了。”

    云中鶴微笑道:“你會聽骰子的點數是嗎?那巧了,我有一妙技,稱之為口技。”

    然后云中鶴繼續二十四號精神病上身,閉上了嘴巴,發出了詭異的聲音。

    “亞/美/爹,亞/美/爹……”這是嬌嫩的蘿莉音。

    “官人,不要……”這是沙啞的御姐聲。

    眾人聽得簡直毛骨悚然,這聲音簡直比女人還要女人啊,關鍵是云傲天甚至是閉著嘴巴的。

    然后,云中鶴爬上了桌子,開始搖擺跳舞,唱歌。

    他扭動著身軀,唱道:“無敵是多……多么寂寞,無敵是多……多么空虛。”

    關鍵這唱歌的聲音和云萬血剛才的聲音一模一樣。

    全場被他的騷氣徹底驚呆了,井中月甚至本能地后退了幾步,防止自己被濺射到。

    她知道云中鶴很騷,但沒有想到竟然騷到這個地步。

    而且云中鶴這個口技的本事,她真是半點都不知道啊。

    但是現在她明白,為何在寧清的被窩里面,云中鶴能夠扮演女人毫無破綻了。

    “獨自在頂峰中,冷風不斷的吹過,我的寂寞。”

    “躲在天邊的她,可不可聽我訴說,我的寂寞,無盡的寂寞。”

    唱完之后,云中鶴朝云萬血道:“萬血哥哥,我賭術一般般,但是我口技可厲害了,可以配合上骰子的撞擊聲,模擬出三個六的聲音呢。”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竟然是模仿寧清的聲音,簡直變態。

    然后,云中鶴再一次模擬出了骰子的聲音,云萬血聽得清清楚楚,果然是三個六的撞擊聲。

    “是不是三個六啊,云萬血哥哥?”云中鶴依舊用寧清的道:“那這一百萬兩賠款我們認了,我知道你承包價是一百六十萬兩,剩下六十萬就由你自己來掏了,謝謝哥哥。”

    全場所有人,都被震得外焦里嫩,完全說不出半個字來。

    云萬血眼睛瞬間通紅。

    他當然心痛這六十萬兩銀子,他差不多需要兩年才能賺到這筆錢。

    但他更心痛的是自己堂堂諸侯聯盟商會的會長,竟然被眼前這個乞丐玩弄于鼓掌之中。

    “我殺了你……”云萬血一聲怒吼,猛地一掌朝云中鶴劈了過來。

    “砰……”

    但是下一秒鐘,云萬血的身軀直接飛了出去。

    因為井中月出手了,輕而易舉將他擊飛了出去。

    “是不是輸不起?”井中月冷笑道。

    然后,井中月朝著祝天放、寧憐花、徐世子道:“三位仲裁者,你們覺得剛才的賭局,有任何問題嗎?”

    三個人對視一眼,就算有心偏袒云萬血,此時也不能睜著眼睛說瞎話,賠上一輩子的名聲。

    “沒有問題。”

    井中月道:“那這一場賭局,是不是生效了?”

    “是!”

    井中月道:“那么我們就把這筆賠款協定簽了吧,一百萬兩。”

    …………

    一刻鐘后。

    云萬血收拾心情,整理好正式的條約文本,剛才簽的是賭局契約。

    而這一份才是正式向諸侯聯盟的賠款協定,上面的字清清楚楚,井中月賠償一百萬兩。剩下不足部分,全部由諸侯商會會長云萬血無償墊付。

    六十萬兩啊,他云萬血做生意還從來都沒有賠過這么多錢。

    井中月輕描淡寫簽上了名字,蓋上了大印。

    云萬血咬牙切齒,簽上了名字,并且蓋上了大印。

    然后他再也忍不住了,一口血直接噴了出來。

    因為是公開契約,所以一式三份。

    祝天放院長代表仲裁者身份,將屬于他們的那一份契約收了起來,道:“井中月城主,請你切記,一定要在十二月初一之前交出這筆賠款,否則諸侯聯盟有權拿你的一萬軍隊的鎧甲和兵器,你這筆賠款是用一萬軍隊的裝備抵押的。”

    “好。”井中月道:“那我們告辭了。”

    說罷,井中月帶著云中鶴,左岸軍師,揚長而去。

    等到他們走了之后。

    云萬血寒聲道:“就算是一百萬兩,井中月也拿不出來。接下來一個月時間內,無主之地的任何諸侯,不得借一兩銀子給井中月。”

    “那如果井中月向南周帝國,或者是大贏帝國借呢?”

    “那再好不過了。”云萬血道:“反對兩大帝國的吞并,是整個無主之地所有諸侯的共同意志,誰要是收了兩大帝國的錢,誰就是無主之地的公敵,人人得而誅之。”

    “十二月初一,期限一到,我們就奪走井中月一萬大軍的所有裝備,廢掉她的軍隊。”

    ………………

    回到城主府之后。

    井中月目光望著云中鶴良久道:“你又立下大功了,要我怎么獎賞你?”

    云中鶴道:“不急,不急,等我幫您收回落葉領就正式向您求婚,那時候就是一家人,要什么獎賞啊?”

    “咳,咳……”旁邊的冷碧和左岸軍師同時咳嗽。

    “因為云傲天的功勞,我們只需賠款一百萬,但是期限卻不是預想中的兩個月,僅僅只有不到一個月,而且還用裂風城一萬軍隊的鎧甲和兵器作為抵押。”左岸軍師道:“此時距離十二月初一,僅僅只有二十五天了。”

    井中月道:“城主府所有的現銀都用來救助白銀鹽場慘案的死難者,受傷成員了,總共花掉了二十萬兩。”

    白銀慘案,死得最多的就是無辜的鹽工,總共一千多人,還有一千多人受傷。

    但是這兩三千人,總共只花了二十萬兩,這已經是最高額了,井中月極其大方了。

    “接下來我挪用軍費,挪用官員餉銀,在把城主府的金器,銀器全部融掉,能夠擠出近三十萬兩。”井中月道:“距離賠款缺口還有七十萬兩。”

    冷碧道:“距離賠款期限僅僅只有二十五天了,想要賺到七十萬兩,比登天還要難。”

    云中鶴想了一會兒道:“不是八十萬兩,而是一百萬兩。主君你不要挪用軍費,也不要挪用官員餉銀,這個關鍵時刻,軍心不能動。”

    冷碧道:“你的意思是說,你要在二十五天時間內,賺到一百萬兩銀子?”

    云中鶴道:“對!”

    在場幾人咋舌。

    這,這實在是不可能啊。

    一百萬兩啊,裂風谷幾乎壟斷了方圓千里之內的所有食鹽,一年也賺不到一百萬兩啊。

    云中鶴區區一個人,要在二十五天內賺到一百萬兩?

    這聽上去實在像是天方夜譚啊。

    簡直無法想象。

    云中鶴笑道:“事情順利的話,連二十五天都不需要,很快就能賺到這一百萬兩。主君我明天就出發去賺錢。”

    井中月道:“你要帶什么去?去哪里?”

    云中鶴道:“我幾乎什么都不帶,只帶我這個英俊的皮囊。”

    冷碧道:“你,你要去賣身?那也賣不到一百萬兩啊。”

    靠!怎么說話的呢?

    誰賣身?

    不過,這確實是一條好路子啊,只不過來錢太慢,賣一百年估計差不多能賺到一百萬兩了。

    云中鶴道:“主君,你能派給我一個高手嗎?隨身保護我,不然我怕被人打死。”

    井中月點頭,然后喊道:“阿呆!”

    片刻后,一個木訥的男人了進來,面色蒼白,身體枯瘦,如同竹竿一般,他的目光發直,給人一種智商底下的感覺。

    “這是阿呆,城主府的第二高手。”井中月道:“就讓他陪你去。”

    云中鶴道:“為何我從來沒有見過他?”

    井中月道:“因為他時時刻刻都躲在暗中保護我。”

    云中鶴道:“你還需要保護嗎?簡直老虎一般兇猛。”

    井中月沉默。

    云中鶴道:“但是,我愛的就是母老虎,越兇猛,我越愛。”

    井中月冰冷。

    云中鶴道:“主君,那我先告辭了,明日一早,我便出發。”

    次日,云中鶴離開裂風城去賺一百萬兩銀子。

    ………………

    時光如水,歲月如梭,幾天時間過去了。

    云中鶴出現在南周帝國。

    就是大贏帝國的最大的敵人,也是天下最強大的三大帝國之一。

    南周帝國北邊最大的城市,也是距離無主之地比較近的一個大城市。

    金州城,人口百萬,繁花錦簇。

    只有在這種超級大都市,才能賺到一百萬兩天文數字。

    真是個花花世界啊,比無主之地繁華美麗多了,青樓一家接著一家,好地方啊。

    真是有點不想回去的感覺呢。

    此時云中鶴出現在一座威嚴華麗的府邸面前,上面牌匾上寫著四個大字:寧安侯府。

    這是南周帝國的百年貴族,超級豪門世家。

    能不能半個月內弄到一百萬兩巨資,眼前這個寧安侯爵府就是最關鍵一環了。

    云中鶴依舊一副乞丐打扮。

    他撥弄了一下頭發,來到侯府大門前,瀟灑倜儻道:“麻煩進去通報一聲你們侯爺,吾乃楚留香,前來拯救你們寧安侯府的命運!”

    云中鶴的華麗表演,又要開始了。

    …………………………

    注:諸位美麗的恩公,請你們投票,來拯救糕點的命運呀!祝恩公們萬福金安,壽與天齊。

章節目錄

史上第一密探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兵王小說只為原作者沉默的糕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沉默的糕點并收藏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節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