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清大人,告訴你一句實話。”云中鶴道。

    “嗯。”寧清發出鼻音。

    云中鶴到:“這首《錦瑟》我也是抄來的,根本不是我自己寫的。”

    寧清一顫道:“你別說了,我知道錯了,當日不該譏諷你。”

    這種千年不遇的詩上哪里去抄?

    這種詩不管出現在哪個角落,很快就能名揚整個天下。

    而且這是幾天前寧清出的題目,壓根無處可抄。

    唉,這年頭說真話都沒有人相信了。

    寧清就這樣抱著云中鶴的腰,緊緊貼著他的后背。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么失態?

    因為孤獨?

    對,她太孤獨了。

    而且身邊最親近的兩個人先后背叛了她。

    因為心動。

    也有。

    之前一個又老又丑的乞丐云傲天,變成了一個妖孽禍水級的美男子,對女人心靈的沖擊力是巨大的。

    況且她寧清又不是真正的圣女,她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只是被刻意壓制了十幾年而已。

    因為最后這一首《錦瑟》。

    對!

    她這一生都在追逐詩詞,都在尋找那種能夠觸及靈魂的詩詞,但基本上都找不到。

    而這一首詩,仿佛要挖了人心,尤其最后一句,讓人渾身一陣陣酥麻,如同一條毒蛇鉆入心臟。

    寧清的內心就仿佛一堆火藥,早已經醞釀了無數的能量。

    就缺一根火柴點燃。

    而現在,這首千年絕唱就成為了那根火柴。

    “你不是擅長騙財騙色嗎?我想看看怎么個騙法。”寧清顫抖著說道。

    然后,她走到云中鶴的面前,微微閉上眼睛,仰起了美麗的臉蛋。

    …………

    半個時辰后。

    “傲天,你別回到井中月身邊,我們去找一個地方隱居起來,過著高山流水的生活好嗎?”寧清慵懶地依偎在云中鶴懷里嬌聲道:“我雖然比你大不少,但我會努力讓自己一直都很美麗的,真的我不騙你。”

    云中鶴沒有回答。

    “傲天,那樣的日子會很美的。我們每一天彈琴,作詩,親吻,造作。”

    “閑的時候,可以生一群孩子,一輩子無憂無慮的。”

    “你不要回到井中月那邊,她太刻薄狠毒了,而且必死無疑的,裂風城注定要滅亡的。”

    “井中月能夠給你的,我也能給。”

    云中鶴繼續沉默,寧清的臉色頓時不好看起來。

    然后,她口氣變得強硬起來道:“云傲天,你必須做一個選擇,選擇我,背棄井中月。這樣明日的報告上,我可以偏向裂風城,揭露秋水城和洗玉城的陰謀。否則明日的報告,我依舊寫死裂風城!”

    說完之后,寧清就靜靜等待云中鶴的回答。

    “一定要做出選擇嗎?”云中鶴道。

    寧清道:“一定,有她沒我,有我沒她。”

    “對不起,不行!”云中鶴直接了當道。

    寧清嬌軀一顫,瞬間冰冷。

    “為什么?就因為井中月比我年輕,比我美麗,比我更加有權勢嗎?”寧清冷聲道。

    云中鶴道:“因為她是我的使命。”

    這話一出,寧清頓時如同被踩住尾巴的貓一般猛地跳起。

    “你是什么意思?你就是不愿意背棄井中月對嗎?”寧清嘶聲道:“你這個卑鄙無恥的男人,你這個骯臟不堪的男人,騙了我的身心之后,就這樣無情離去,你會遭到報應的。”

    然后寧清冷笑道:“無所謂,無所謂!剛才所謂和你隱居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我怎么會瞧得上你這等貨色,我就當時嫖宿了一個相公而已,說來我還占了便宜了。滾,你給我滾出去,你就是一個下三濫的東西。”

    云中鶴起身道:“我早就告訴過你,我的職業就是騙財騙色。但你太美麗,太可愛,太孤獨,太驕傲,太可憐,所以我只騙一半。我原本可以先哄騙住你,等你交出報告之后再偷偷離去,但是我不愿意那樣做。”

    “滾,我不需要你可憐,你給我滾。你這個骯臟下賤的東西,滾出我的房間,滾出我的城堡……”遭到拒絕的寧清大怒。

    云中鶴再一次離去,哪怕這個時候離開城堡是有生命危險的。

    寡婦寧清又追上來,顫抖道:“混蛋你給我站住,你走出這扇門,就永遠不要再見我。”

    云中鶴繼續往外走。

    寧清壓著嗓子,歇斯底里沙啞道:“你也休想得逞,我的報告不會改的,我反而要將裂風城寫得罪惡滔天,我一定要讓諸侯聯盟大會制裁裂風城,我要讓你任務失敗,讓她殺了你。我一定讓你和井中月一起陪葬。”

    “你隨便。”云中鶴此時再也沒有停下腳步,直接走出門去,再也沒有回頭。

    寡婦寧清頹倒在地,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你這個卑鄙無恥的東西,我恨你!”

    ………………

    半夜時分。

    被趕出之后,就算打扮成為女子的模樣,云中鶴剛剛走出城堡立刻就被人盯上了。

    這個時候,他只要走出寧清的房間,就會被盯上。

    一個。

    兩個。

    三個。

    四個。

    五個……

    很顯然,這些都是洗玉城莫氏家族的,還有秋水城的人。

    一開始這群人還小心翼翼的,距離城堡遠了之后,他們紛紛拔出了刀子。

    “南周帝國的虛月夜小姐是嗎?剛才那三個老嬤嬤檢查得不夠仔細啊,還是讓我們幾個兄弟好好檢查清楚吧。”

    這五名武士紛紛上馬,然后將云中鶴前后左右包圍,拔出了刀子。

    “別害羞啊,來自南周帝國的虛月夜小姐,讓咱們看看清楚,你究竟是不是男人呢?而且就算是男人,美成這個地步也無所謂了。”

    為首的一名武士獰笑著,張開魔爪,催動戰馬,朝著云中鶴猛地沖了過來。

    云中鶴手中緊握特質的暗器,還是從寧清哪里弄到的暴雨梨花針。

    而就在這個時候。

    幾個黑影猛地沖了過來。

    “紀小姐,快走……”這個黑影一聲高呼,然后身體猛地和那匹戰馬撞在了一起。

    緊接著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黑影出現,前仆后繼地沖來,保護云中鶴,瞬間和那幾個武士戰斗在一起。

    這些人應該都是裂風城在這里的臥底,黑血堂的女武士。

    片刻后,一匹戰馬飛馳而至。

    云中鶴猛地被一個女武士抓上了戰馬,然后朝著野豬領的方向狂沖而去。

    “哈哈哈,果然是裂風谷的人,這下子人贓俱獲。”敵人武士大笑道,然后一陣口哨。

    瞬間,又涌出來了幾十名敵人武士。

    僅僅幾秒鐘時間,裂風城的幾名臥底被殺得干干凈凈。

    那幾十名敵人又追了上來。

    “虛月夜小姐,別急著走啊。”

    “就算要走,也讓兄弟們看清楚是雄還是雌啊。”

    “放心,弟兄們肯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無限的痛苦中死去。”

    幾十名敵人騎士距離越來越近,然后將云中鶴的一人一騎包圍在中間。

    戰局讓人絕望。

    “對不起,我們沒能保護您,我甚至不知道您叫什么。”那個女武士道。

    云中鶴道:“不怪你,是我心情激蕩之下,有所疏忽了。”

    那個女武士猛地拔出戰刀,寒聲道:“雖死不退,死又何懼?”

    然后,她再一次催動戰馬,就要突圍。

    這完全是找死。

    因為幾十個弓弩瞄準了她,下一秒鐘她就要被射殺成為刺猬。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一陣芳香隨風而來。

    一道身影,閃電而來。

    “嗖嗖嗖嗖……”可怕的連珠箭,如同長了眼睛一般,瘋狂地收割敵人的性命。

    緊接著,一個絕美的身影,騎著一匹白馬,飛快沖來。

    她一人,殺向了敵人幾十騎。

    那種感覺就仿佛,幾十上百只鬣狗,被一只超級母老虎盯上了。

    她出劍如電。

    唰,唰,唰,唰……

    三分鐘后!

    敵人幾十名武士,死得干干凈凈。

    這個絕美身影依舊沒有下馬,來到云中鶴的身邊,掀開了面甲,露出了面孔。

    美麗得讓人奪目,讓人心顫。

    真的如同天上的明月,甚至讓天空的月光都黯然失色。

    這個時候的井中月,真是充滿了無以倫比的魅力。

    讓人沉淪。

    而此時密集的馬蹄聲響起,身后的幾百名騎才追隨上來,立刻建立了防御陣地。

    …………

    井中月面對面看了云中鶴一眼,此時他依舊是女人的模樣。

    頓時,她美眸微微睜大,仿佛有些懷疑人生。

    “我……我……”她沒有說出后面那個字。

    然后一把抓住云中鶴的脖子,將他抓到自己的馬背上,扯下自己披風罩住了云中鶴的身體,然后不管其他人,朝著山頂的陣地狂奔而去。

    他身后的幾百名騎士分成兩部分,其中一半留下來清理尸體,另外一半緊緊跟隨井中月。

    ………………

    這次回到的不是帳篷,而是一個小城堡內。

    井中月睜大美眸盯著云中鶴良久。

    云中鶴也盯著她良久。

    還是月亮美。

    井中月比寡婦寧清美麗。

    井中月不管和誰比起來,都是她更美。

    尤其是她剛才一人一騎沖向幾十名敵人,將云中鶴救出來的時候,尤其是她在兩三分鐘內,把幾十名敵騎全部殺光,而對方毫無還手之力的時候。

    簡直美麗得無以倫比。

    “我能問一下,現在應該叫你什么名字嗎?”井中月問道:“像你這么美麗的女人,我還是見到第二個。”

    云中鶴道:“第一個是誰?”

    “當然是我自己。”井中月道。

    云中鶴道:“我現在應該叫虛月夜。”

    井中月道:“隨便瞎取的名字?”

    云中鶴道:“也不是瞎取的,因為我有點虛,加上你是我的月亮,加上夜代表著曖昧,所以我取名虛月夜。”

    井中月一愕,道:“我想要告訴,南周帝國真的有一個女人名叫虛月夜,而且非常有名。”

    云中鶴道:“因為她很美?”

    井中月道:“當然,非常美。”

    云中鶴道:“她出身很高貴?”

    井中月道:“出身名門,不過這些都不是最重要,她出名另有原因。”

    云中鶴問道:“什么原因。”

    井中月道:“她打死了三個未婚夫,還殺了某個未婚夫的全家。”

    云中鶴道:“名字帶月的美人都這么暴力嗎?我的月亮!”

    井中月道:“你說的最后四個字,我本應該將你打得半死,但看在你此時傷心欲絕的份上,暫且饒過你。”

    云中鶴道:“你能看出我傷心?倒也沒有道欲絕的份上。”

    井中月道:“你沒有想象中那么冷酷無情,你傷害別人的同時,也在傷害你自己,力是相互的。”

    云中鶴道:“為了你,我離開了你寧清,讓她談了一場半個時辰的戀愛,然后傷心欲絕。”

    井中月:“同時也把自己置身于險境,你明知道當時離開寧清的房間會有性命之危,但你還是出來了。”

    云中鶴道:“根據我對寧清的了解,明日的報告應該不用太擔心,冷靜下來之后,她知道應該怎么做的,尤其是當她知道我被追殺之后。所以這次任務,我應該是成功了。”

    “明日的事情,明日就知道了。”井中月道:“明日下午,我和秋水城主,洗玉城使者,澹臺家族使者,諸侯聯盟大會高官都會前往山谷城堡。屆時寧清會正式公布調查報告,到那個時候一切就徹底揭曉,也算是對我們裂風城命運的審判。”

    諸位大人物到場,無主之地的博弈。

    風云際會,大場面啊!

    “傲天,你明日和我一同去。”井中月道:“給這一場戲收個尾,給下一場戲開一個頭。”

    …………

    注:今天再沖一下推薦票記錄,就差那一哆嗦了,諸位大人開恩。

章節目錄

史上第一密探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兵王小說只為原作者沉默的糕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沉默的糕點并收藏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節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