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鐘后!

    寡婦寧清的房間之內。

    中年女子道:“小姐,夜比較晚了,該睡覺了。”

    寧清嘆息一聲,她有點害怕睡覺,因為失眠太嚴重了,每一次睡覺都是折磨。

    明明很困,卻完全睡不著。

    那種睜眼到天明的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

    想到云傲天送來的助眠藥,寧清猶豫要不要試一試?

    但終究她還是沒有試。

    因為她覺得云傲天這個人的人品,不是很可靠。

    這是一個很壞的男人。

    雖然長得丑。

    輕輕嘆息一聲,井中月來到鏡子面前,褪下了自己的衣衫,只穿最單薄的小衣,露出了最柔美迷人的軀體。

    哪怕自己也會被鏡子里面的身體所迷醉。

    真是可惜啊。

    這么美麗的身體沒有人享用,卻成為了天煞孤星。

    然后,她換上了最輕薄舒適的睡裙,鉆入被窩里面。

    “干娘,不要讓人發出任何聲音。”寧清道:“明天很重要,就要公開報告了,我多少也要睡兩個時辰。”

    中年女子道:“是,我不會讓人靠近小姐的房間,助眠的熏香,我還是點起來吧。”

    “好。”寧清道。

    中年女子拿出熏香點燃。

    寧清閉上了眼睛,開始思慮。

    明天這個報告一旦公開的話,當然會被裂風谷帶來滅頂之災。

    但是寧清不在乎。

    她對無主之地的打打殺殺沒有任何興趣,況且井中月這個女人狠毒霸道,死不足惜。

    至于不能保住云傲天固然可惜,但路是他自己選的,就算死了也怪不了任何人。

    甚至云傲天對她的救命之恩,她也不是很在乎。

    她唯一愛惜的只有自己的名譽,而不是生命。

    此時讓她耿耿于懷的只有一件事情,那首《太阿先生》究竟是不是云傲天做的?

    他究竟是一個才子,還是一個不學無術的乞丐文盲?

    不過沒有多久,寧清眼皮就開始打架了,竟然覺得尤其困倦。

    她心中不由得歡喜起來。

    今天的狀況竟然這么好,這么難以入眠的她,竟然感覺到困了。

    于是,她趕緊抓住這個困境,千萬別讓她溜走了,并且加大凝聚這股困倦。

    然后……她就睡著了過去了。

    非常香甜。

    甚至連叫都叫不醒的。

    因為這熏香里面加料了,能夠直接讓人昏睡過去的。

    片刻后!

    房門飛快打開又關閉。

    一個黑影進入,背著一個麻袋。

    打開麻袋,里面有一個男人,頭發如同雜草一般,面孔又老又猥瑣,不是云傲天又是誰?

    這個黑衣人拉下了蒙面布,這是一個面目平庸的女子。

    中年女子,也就是寧清的乳母低聲道:“好了,這里交給我吧。”

    黑衣人道:“許夫人,我們主人不會忘記你的功勞的。”

    寧清的乳母道:“記住你們的承諾,我的兒子從武道院出來之后,必須成為百戶官。”

    黑衣人道:“沒有問題,您抓緊速度,半個時辰后,就會有人帶著調查團的其他官員來抓奸了。”

    寧清乳母道:“知道,你走吧。”

    黑衣人道:“我幫您。”

    然后,這個黑衣女子將云傲天的衣衫剝得干干凈凈,驚愕了一下。

    “云傲天,你本是一個卑賤的乞丐,今天能夠和寧清大人睡在一個被窩,真是便宜你了,完全是三輩子都修不來的福氣。就算接下來要被碎尸萬段,那這輩子也是值了。”黑衣女子道。

    寧清乳母面孔微微顫抖了一下寒聲道:“可不是嘛,寧清小姐這一身雪玉肌膚,如同天上的仙子一般,云傲天這等卑賤貨色,十輩子也沾不到半根手指頭的。”

    然后,黑衣人將云傲天塞入了寧清的被窩里面,并且擺出了交頸而眠的姿態。

    整個過程中,云傲天和寧清始終昏迷不醒,任由兩人擺弄。

    “如何?”

    “完全是一對狗男女,跳進天江也洗不清了。”

    “那我們出去吧,你守在外面,不要讓任何人靠近,更不要讓任何人出來。”

    “沒有問題。”

    “這迷香沒有問題吧?這兩人不會中途醒來吧?”

    “當然沒有問題,就算打雷這兩人也不會醒來。這里墻壁深厚,只有一扇門,我就守在門外,一只蚊子都飛不出來。”

    “那好,半個時辰后,我們來抓奸!”

    兩個人走出了房間,黑衣人飛快消失在走廊,而寧清的乳母就站在門外的走廊上坐下,緊緊盯著關閉的房門,眼睛一眨不眨。

    ………………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在胃酸的腐蝕下,云中鶴肚子里面的藥丸外殼一點點融化了。

    但是作用更快的是他鼻孔深處的那一顆藥,出現了裂縫,然后里面帶有刺激性的藥物猛地鉆入了云中鶴鼻孔深處。

    這是雙保險,確定會讓他提前多少時間內醒過來。

    這是一種非常強烈的藥物,對大腦有強烈的刺激作用。

    云中鶴直接醒了過來。

    先是覺得一陣溫香,不由得正眼一看,發現他此時竟然和寧清交頸而眠。

    哇!

    這個女人真的好美。

    這張面孔太精致了。

    這肌膚,真的如同羊脂一般滑嫩。

    這身材太好了。

    真是芳香四溢啊。

    但是……現在不是時候,必須爭分奪秒了。

    他無聲無息地從被窩里面出來,從床下拿出了一個包袱。

    這包袱是他今天帶來的,里面裝的都是給寧清的藥。

    但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別的東西。

    比如化妝品,必須胭脂,還有用凝膠和最肥嫩豬肉制成的特殊道具。

    然后,他在鏡子面前,飛快地動作著。

    施展著前所未有的“魔法”。

    絕對不亞于現代社會的三大邪術。

    他的動作很快,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響,而且渾身上下都洋溢著特殊的氣息。

    太興奮了。

    太快樂了。

    太刺激了!

    太期待了。

    差不多五十分鐘后,調查團就會進來抓奸了。

    而那一刻會是何等的精彩絕倫啊?

    ………………

    城堡的其他房間內,十幾個人愁眉不展。

    因為他們都聽到了一個流言,寧清大人要修改報告內容,要把戰爭的責任全部推到秋水城的頭上,并且號召諸侯聯盟大會對秋水城,乃至洗玉城進行嚴厲制裁。

    整個調查團總共有十五個成員,而寧清因為個人資歷原因是絕對的首領。

    “怎么辦?明天就要公開宣布報告內容,并且上報給諸侯聯盟大會了。”

    “我曾經詢問過寧清大人,是不是修改了報告,她顯得非常不屑冷傲。”

    這調查團成員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被秋水城、洗玉城收買,還有是為第一諸侯澹臺家族辦事的。

    這里面有沒有裂鳳城的人,當然有,但是絕對少數。

    “聽說井中月派來了一個乞丐間諜,解救寧清大人的性命,并且揭露了她身邊的臥底,寧清大人感念裂風谷的恩德,痛恨秋水城的陷害,所以這才修改的報告。”

    “胡說,寧清大人公平公正,怎么可能會因為私人恩怨而改變立場?”

    “我聽說寧清大人和那個云傲天乞丐,有不清不楚的男女關系。“

    這話一出,立刻有十幾人猛地站起來,表示憤怒。

    寧清大人是他們的夢中情人,是他們心中的女神,怎么可能會看得上一個又老又丑的乞丐。

    你們這群人信口雌黃,無恥之極。

    而在這個時候,一個黑衣女武士飛奔而入,在某個官員耳邊低聲說了一聲。

    “什么?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這名官員嘶聲道。

    “怎么了?怎么了?”其他眾多官員紛紛站起來,簇擁上來。

    按個官員道:“小敏,你和大家說說看。”

    那個女武士道:“今天傍晚時分,那名云傲天又來了,呆了不到半個時辰就走了。但是他并沒有真的離開,而是在城堡打了一個轉,裝著離開的樣子,其實又悄悄拐了回去,潛入了寧清大人的房間。”

    這話一出,眾人頓時都呆了。

    那個女武士繼續道:“不僅如此,不久之后,寧清大人的乳母就守在門外,不許任何人靠近,哪怕距離十幾丈也會被人立刻斥責走。”

    這,這里面有問題啊。

    那個女武士繼續道:“我們無法靠近,所以就去了寧清大人房間的上面一層,傾耳聽下面的動靜,竟然聽到了一些曖昧的聲音,好像是女人的笑聲,還有吟聲。”

    “現在差不多半個時辰過去了,裂風谷的那個云傲天進入寧清大人的房間之后,就再也沒有出來了。”

    聽到這些話,所有人的臉色全部變了。

    太詭異荒謬了。

    寧清大人何等地貞潔無雙,怎么可能會和別的男人通奸?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對于在場很多人說,無異于太陽西出,山海倒流。

    整整十幾年了,寧清大人別說沒有碰過一個男人的手指頭,甚至單獨和一個男人說話時候都隔著屏風的。

    這樣的貞潔圣女會和人通奸,而且還是一個又老又丑的乞丐,簡直顛覆人的三觀啊。

    在場有多少人是寧清大人的仰慕者啊。

    “這件事情我親眼所見,如果我撒謊的話,就讓我千刀萬剮。”那個女武士信誓旦旦道:“而且看到的不止我一個人,你們可以找其他人來作證。”

    此時,在場調查團內的其他官員要么內心充滿了荒謬感,要么充滿了憤怒。

    “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那問題就大了。”

    “那就證明寧清大人真的修改了報告,而且是為了一個又老又丑的乞丐,修改了報告。置諸侯聯盟大會的權威于不顧,置無主之地的公平公正于不顧,置那一場戰爭無辜的死難者不管不顧,這是犯罪。”

    “對,這是犯罪,滔天大罪。”

    “裂風城用如此卑鄙手段進行肉賄賂,更是罪惡滔天。”

    “這件事情不能就這么算了,我們要為諸侯聯盟大會討回公道,為戰爭的無辜死難者討回公道,為無主之地的公平秩序討回一個公道。”

    “那我們動作要快了,那對狗男女說不定很快就要完事了,那個云傲天說不定就要跑了。”

    女武士道:“放心,事關重大,我們已經派了十幾個人包圍了寧清大人的房間,保證一只蒼蠅都跑不出來。”

    “走,走,走,去抓奸。”

    “去抓奸。“

    忽然有人喊道:“如果這的抓到奸了,怎么辦?”

    “如果真的當場抓獲,別說兩個人是不是在床上辦事,就算云傲天那個男人呆在寧清大人的房間里面,那這兩個人就不是清白的,畢竟明面上他已經離開城堡了,折返回來就是有奸情。”

    “對,對,對。”

    “我是問,如果成功抓奸,應該如何處理?”

    “那還不簡單嗎?如果真的抓奸了,那寧清就成為了一個不知廉恥,人盡可夫的女人,她當然沒有權力擔任這個調查團首領,她寫的報告自然就沒用了。至于云傲天那個男人,先騸了做太監,然后活生生當眾打死,用磚頭砸死。”

    在無主之地本就有這規矩的,一旦被當場抓奸,先割掉,然后用石頭活生生砸成肉泥。

    “走啊,去抓奸。”

    “走,為了無主之地的未來,為了戰爭的無辜死難者,為了諸侯聯盟大會的權威,去抓奸。”

    頓時十幾個調查團官員群情洶涌,朝著寧清的房間沖過去。

    抓奸,抓奸!

    ………………

    注:推薦票一少,心情真心有點失落呢?大人開恩哪,激勵一下我。

章節目錄

史上第一密探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兵王小說只為原作者沉默的糕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沉默的糕點并收藏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節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