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婦寧清走到自己的床榻邊上,微微彎下腰去,在枕頭上開啟一道口子,從里面抽出一疊紙。

    她的身材太曼妙,這一彎下腰去,實在太迷人了。

    云中鶴心臟猛地一跳。

    禽獸,禽獸,人家剛剛中毒不久,還沒有痊愈。

    寧清走過來,把這一疊紙放在云中鶴的面前道:“這就是我的調查報告,即將上交給諸侯聯盟大會,也將決定你們裂風城的命運,你看吧!”

    云中鶴拿過去一看,發現上面空空如也,什么字跡都沒有啊?

    不過她并沒有詫異,而是放在燭火上輕輕烘烤一下,上面的字跡就逐漸顯示出來了。

    這對于他來說完全是雕蟲小技而已。

    差不多一刻鐘之后,云中鶴看完了這份報告。

    井中月的直覺是對的,這份報告對裂風城非常非常不利。

    寧清的態度非常鮮明。

    在裂風谷和秋水城的這場大戰中,裂風谷的井中月要負更大的責任。

    而且此女殘忍好殺,建議諸侯聯盟大會對裂風谷進行嚴厲制裁。

    云中鶴看了一遍又一遍。

    然后又抬頭望向眼前這個絕美的女人。

    這個女人看似溫柔優雅,但是在是個性非常鮮明啊。

    一般這樣的報告是不會出現一邊倒的結果的,基本上都是含糊其辭,責任七三開之類。

    而寧清的報告,關于裂風谷全部是負面的。

    這個女人性格是在是太強烈了,看她的鼻子就知道,又秀又挺,意志非常堅定。

    “寧清大人,這份報告對裂風谷非常不公平吧?”云中鶴道:“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裂風城之所以會攻打秋水城,完全是因為秋水城慫恿并且煽動野豬領的領主叛亂,試圖引起連鎖反應,讓整個裂風谷的其他領主也效仿謀反,直到推翻井中月城主之位,畢竟她是女子繼承諸侯,前所未有。”

    寧清沒有說話,而是拿出了另外一份資料,遞給了云中鶴。

    這次不需要火烤就能看到上面的字了。

    這份資料更加詳細,幾乎描述了裂風谷和秋水城開戰的前因后果,極其詳盡,足足有一萬多字。

    云中鶴看過之后,也微微詫異,并且敬佩井中月。

    這個女王還真是……狠辣啊。

    當時她作為女子繼承城主之位,下面很多領主都不滿,并且蠢蠢欲動,要么打斷舉旗造反,要么打算勾結其他諸侯,對裂風城的命令陽奉陰違。

    而且當時井中月想心腹大患并不是野豬領的領主,而是蘭田領和白銀領。

    野豬領雖然大,但是鳥不拉屎,沒有什么實力的,完全是邊緣地帶。

    但蘭田領和白銀領就完全不一樣了,裂風谷超過一半的鹽井都在這兩個地方,完全是井氏家族的核心命脈。

    一旦這兩個領地謀逆的話,后果不堪設想。

    但是這兩個領主舉棋不定,一方面他們不滿女子上位,另外一方面他們又對井厄非常畏懼,所以只敢在陽奉陰違,不敢公開對抗。

    而當時洗玉城的莫氏家族,還有澹臺家族都派使者和蘭田、白銀兩個領主聯系,想要讓他們效仿安氏之舉。

    當年井氏不肖,作為家臣的安氏家族叛亂,奪走了裂風谷的百年基業。

    而一年多前,井厄忽然中風,井中月作為女子驟然上位,如果想要謀逆篡位的話,當時是最好的機會。

    而井中月趁著這兩個領主舉棋不定,立刻讓黑血堂的間諜大肆活動。

    野豬領主的造反謀逆,與其說是秋水城的煽動和慫恿,不如說是黑血堂密諜的陰謀。

    半引誘,半逼迫,總之在黑血堂的陰謀之下,野豬領主直接謀反了,秋水城也立刻起兵。

    按照約定,白銀領和蘭田領也應該起兵謀逆的。

    然而,井中月早就等待這一天了,謀劃好了整個戰事,而且她麾下的密探早就滲透到野豬領的叛軍之中。

    野豬領主剛剛起兵謀逆,井中月立刻率領三千軍隊平叛。

    僅僅不到半個月就徹底平叛,把野豬領主的叛軍殺得干干凈凈,并且把他全族誅殺。

    她這雷霆一擊,實在是把蘭田領和白銀領嚇壞了。

    這兩個領地本應該起兵謀反的,見到井中月這般厲害,他們立刻搖旗一變,從叛軍變成了平叛軍。

    井中月也不客氣,直接把兩個領主的三千軍隊給奪了過來,率軍六千南下,殺向了秋水城。

    她屢戰屢勝,活生生奪走了秋水城一千平方公里的領地,而且斬殺了五千敵軍,堆成了京觀。

    這一戰之后,裂風谷的所有領主全部跪伏下去,瑟瑟發抖,再也不敢有半分違逆。

    而秋水城和洗玉城,也立刻蟄伏了下去。

    井中月幾乎是用秋風掃落葉的勢頭,直接把所有叛亂的火苗滅了,用最短的時間穩住了自己的城主之位,奠定了一言九鼎的威嚴。

    這個女人是真瘋狂,決絕,狠辣,而且充滿了冒險精神,沒有半點拖泥帶水。

    得知領地內有叛亂的苗頭,不但沒有制止,反而引蛇出洞,主動讓野豬領主騎兵謀逆,然后一個殺雞儆猴,徹底平息。

    而且在這一戰中,井中月殺的人遠遠比傳言中的更多,而且殺的不僅僅是軍隊。

    甚至更狠的是,她入侵秋水城的時候,還派遣軍隊在秋水城的農田里面大量撒鹽,使得十幾萬畝的耕田廢掉了。

    這個女人真是有霸主之姿,對敵人真正是如同寒冷一樣無情。

    “看清楚你的主君了嗎?”寧清問道。

    云中鶴道:“看得更清了。”

    寧清道:“有什么感覺?”

    云中鶴道:“嘆為觀止,敬佩萬分。”

    寧清道:“你這次來的任務是什么?”

    云中鶴道:“用美男計搞定你,讓你改變主意,換成對裂風城更加有利的報告。”

    寧清道:“在井中月的眼中,我的口味就這么重嗎?我寡了那么多年,難道成為了變態?”

    云中鶴道:“寧清大人,您這是在罵我嗎?”

    “是的。”寧清道:“如果你任務失敗了,會有什么后果?”

    云中鶴道:“我是一個混混,乞丐,文盲,寸功未立,卻在裂風城擔任高位。因為這件事情,井中月城主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已經被罵成了昏君。所以這次任務失敗的話,我想不需要她動手,裂風城的其他人就會將我碎尸萬段,扒皮抽筋了。”

    寧清道:“你的意思是說哪怕為了你,我也應該修改這一份報告,畢竟你對我有救命之恩。”

    云中鶴道:“是啊,而且寧請大人畢竟出身于寧氏家族。修改這份報告,幫助裂風城,對寧氏家族也是有利的。”

    寧清忽然道:“云傲天,剛才你招供中說你做的那首詩,早就已經做好了,而且是為我量身定做的,甚至這首詩不是你自己寫的,有這么回事嗎?”

    云中鶴道:“就是用每血一難四個字開頭的那首《太阿先生》?”

    寧清道:“對。”

    云中鶴道:“您很在意這件事情嗎?”

    “非常在意。”寧清道:“如果他是你做的,那完全不亞于七步成詩,那證明你就是一個天才。而一個詩詞天才都是天賜的,非常寶貴的。如果不是你做的,一切只是提前設計的,專門有人為我量身定做的,那你就不值錢了。”

    云中鶴道:“可是我救了您的性命是真的啊。”

    寧清道:“我的命也不值錢啊。”

    艸!

    云中鶴道:“您在心中已經埋了刺,就算我說這首詩是我做的,您也覺得我在撒謊,因為我這個人撒謊成性,十句話里面倒是有七八句是假的。”

    “對。”寧清道:“有些話就算是假的,我也愿意當成是真的。而有些話就算你說真話,我也覺得那是假的。”

    云中鶴道:“所以在您心中,我是一個假天才,我就死不足惜了。”

    “對。”寧清道:“要么你再做一首詩,證明你是一個天才,就以……”

    寧清目光在書房內搜尋,然后落在了架子上的那具古琴上。

    那不是一般的古琴,而是瑟,足足有五十根弦。

    寧清道:“你就用這瑟為題做一首詩,一炷香的時間,要比那首《太阿先生》更加優秀,證明你是一個詩詞天才,死了很可惜的天才。”

    瞬間,云中鶴腦子里面涌現出了一首詩。

    李商隱大神的《錦瑟》。

    可以說,這首詩一出來,直接把錦瑟寫死了,因為空前絕后的不朽杰作。

    真正的千年不遇的經典詩篇,詩詞中的核武器,秒殺級的。

    足夠把人轟殺成渣渣。

    但是,云中鶴抬起下巴,緩緩道:“你讓我作詩我就作詩,沒有那么輕賤,我腦子里面有一首千年絕唱,但……我就是不做。你之前覺得我輕薄了詩詞,我還覺得你輕薄了我。”

    寧清道:“你不做,那只能證明你所謂的才華都是假的。你剛才的那首《太阿先生》也不是自己做的詩,是井中月身邊的才子早就做好了,而且是為了我量身定做的,你是一個真文盲,假才子,真乞丐。”

    “無所謂。”云中鶴道:“寧清大人,你愛怎么想就怎么想。”

    寧清道:“既然不是什么文曲星天才,那就不值錢,也不值得我保護你,你的死活我也就不管了,大不了就是你不治我,我也無所謂的,大不了一死。”

    云中鶴道:“其實,就算證明我是一個詩詞天才,你也不會改變報告,對嗎?”

    寧清道:“當然,我已經一無所有了,唯一有的就是名譽,我不會毀掉它,寧死也不會。”

    云中鶴道:“其實,你根本不在乎是哪個人指使寧鵲陷害你,因為她只是給你下毒,危害你的性命,而你對自己的性命不是那么在乎,因為對方沒有傷害你的名譽,對嗎?”

    “對的。”寧清道。

    云中鶴道:“真是可笑啊,我的敵人處心積慮做這一切,甚至讓寧鵲給你下毒,就是為了讓你在報告中對裂風城不利,讓諸侯大會制裁裂風谷。然而他們其實什么都不必做,你的報告就已經要將裂風城置于死地了。”

    寧清道:“我不是有意要針對誰,我的報告要絕對公平公正,符合真相,我的名譽,不可褻瀆。”

    云中鶴道:“寧清大人,你寧死也不會改變立場,不管我做了什么,你都不會改變報告對嗎?”

    “對。”寧清道:“只要時間一到,我就會把這份報告遞交上去,呼吁諸侯大會嚴厲制裁裂風谷,至于會傷害誰,毀滅誰?我不在乎!”

    云中鶴道:“你說你要拯救我的命運,你若不修改這份報告,如何拯救我命運?”

    寧清道:“如果你真的有才華的話,我愿意收留你,我們可是非常清貴的一群人。”

    云中鶴道:“也就是說,只要我以瑟為題,再做一首優秀的詩詞,你就會保護我,讓我跟在你身邊?”

    “對。”寧清道。

    云中鶴道:“抱歉,不需要,不行。”

    寧清皺起黛眉道:“為什么?”

    云中鶴道:“我……更愛井中月。”

    寧清道:“為何?”

    云中鶴道:“因為她更年輕狠毒,經常罵我,虐待我,動不動就要打我,還總是威脅要弄死我。”

    寧清一愕,望著云中鶴良久,道:“蹂躪你,打你這種事,其實……我也可以的。”

    ………………

    注:恩公罵我千百遍,我待恩公如爹娘。諸位衣食父母,賞糕點幾張推薦票吧。

    打賞不勉強,隨心隨意。

章節目錄

史上第一密探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兵王小說只為原作者沉默的糕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沉默的糕點并收藏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節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