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寡婦寧清的倒計時結束了。

    然后,她呆住了!

    而寧鵲目光望向了主人,她這一刀該不該割下去啊?

    寧清有些艱難地坐了起來,通紅的美眸盯著云中鶴。

    這……這是一個乞丐混混?

    這是一個幼兒啟蒙一年就輟學的文盲?

    能夠寫出這樣的詩?

    “這首詩叫什么?”寧清問道。

    云中鶴想了一會兒道:“還真沒有想好名字,如果你硬要取一個名字的話,那就叫作太阿先生吧。”

    《太阿先生》?

    對,太阿,太貼切了。

    第一句,梅逢東西惜離別。

    在這個世界,告別一般都是折柳,折梅相送,春夏折柳,寒冬折梅。

    尤其是有人被貶官,從繁華的東邊去了荒涼的西邊。

    越往西,氣候越干燥,越是凄涼。柳樹種不活了,梅花也種不活了。

    所以東邊梅多,越往西越少。

    二十年前,大夏太子造反兵敗,而作為太子的師傅,李太阿被貶官流放到極西荒涼之地,無數文人墨客紛紛折梅相送。

    第二句,雪逐南北悲傾倒。

    大雪一般從北向南下的,越往南邊,天氣越熱,就越沒有雪了。

    而且每逢大悲大傷之事,天公仿佛要都要降下大雪。

    或者有天大的冤屈,或者有天大的血債。

    二十年前,大夏帝國太子造反,兵敗身亡的時候,就洋洋灑灑下了幾天幾夜的暴雪,仿佛要遮掩這無邊無際的鮮血。

    從北到南,萬里雪飄,蒼茫大地,凄白一色。

    整個天下無一人敢戴孝,但大雪染白,使得整個天下,億萬人戴孝。

    第三和第四句,一身本是山中人,難與王孫慰懷抱。

    這兩句詩則是感嘆太阿先生出身卑微,在山中苦讀,狂放孤傲,懷才不遇,被權貴鄙夷看不起。

    若非太子三顧草廬,又豈有這一段君臣之緣。

    …………

    原本這一首詩就已經是上好,這一心中解釋,頓時成為了絕好。

    完全是對太阿先生這一生的注解。

    而太阿先生,是寧清這位傳奇才女這一生最仰慕的大師。

    瞬間,這首詩真的穿透了她的心靈。

    然而更難的是,這首詩的取題是非常隨意的。

    這云傲天荒誕,一開始寫了那四句卑劣歪詩,完全是隨機的。

    所以寧清讓他以(每血一難)作為四句詩的開頭,完全是出其不意,讓人毫無準備。

    時間如此短暫,僅僅只有幾個呼吸的時間,完全不亞于七步成詩了。

    用這四個字開頭作詩本已經很難,做出一首上佳之作更難,僅僅用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做出來,更是難上加難,做出來的詩還要切題,擊中寧清的心靈,簡直難如登天。

    寧清望向云中鶴的目光還是充滿了不敢置信。

    這是一個乞丐能做出來的詩?這是一個文盲能做出來的詩?

    這等才華,何等少見?

    太驚艷了。

    足足好一會兒后,寧清道:“好詩,好詩。”

    頓時寧鵲立刻將刀子從云中鶴的腹下移開。

    云中鶴不由得長長送了一口氣,全身幾乎都汗濕了,甚至剛才還有尿褲的沖動。

    寧清望向云中鶴乞丐一般的面孔道:“你有權力調戲詩詞了,我們可以繼續聊下去了,你想要說什么?做什么?”

    而此時,她鼻孔的血繼續源源不斷涌出,而且嘴角也開始溢出了鮮血。

    如同泉水一般。

    這情形不對啊?

    按照那個臥底記錄的詳細資料,寧清應該是慢性汞中毒,鉛中毒之類。

    比如頭發脫落,比如尿血,比如月事不盡,手臂上有丘疹,失眠,多夢等等。

    而眼前這么嚴重,應該是急性汞中毒了啊,甚至不僅僅是汞中毒了。

    而且看著架勢,應該是剛剛中毒不久。

    “主人,我立刻去叫大夫。”寧鵲飛快狂奔而出。

    “我就是大夫。”云中鶴道:“你主人這是被人下毒了,而且是不久之前下毒的,必須立刻救治,否則會有性命之危。她剛剛吃了什么,把送食物的,做食物的人,全部抓起來。”

    寧清望著云中鶴一會兒,顫抖道:“你……你快走。”

    說罷,寧清直接昏厥了過去。

    寧鵲二話不說,又朝外面跑去。

    云中鶴嘶聲道:“別去,現在只有我能救你主人。”

    寧鵲回頭看了云中鶴一眼,猶豫了很久。

    盡管眼前這個乞丐表現是有些詭異,但她還是相信熟悉的大夫。

    所以,她還是跑了出去,找大夫。而且主人忌諱很多,只會讓女大夫治病。

    云中鶴此時再也管不了這么許多了,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小葫蘆,直接上前將寧清抱了起來。

    “啪啪啪……”幾個耳光扇過去。

    然后,又在她人中狠狠按了下去。

    寧清幽幽地醒了過來。

    云中鶴二話不說,直接把葫蘆里面的液體灌入她的嘴里。

    半分鐘不到,就把半葫蘆的液體全部灌入她的肚子里面。

    寧清氣喘吁吁道:“你,你給我喝的什么,味道怎么那么怪?”

    “還能有什么?”云中鶴道:“我的童子尿。”

    靠?不對,云中鶴怎么可能隨時隨地帶那玩意。

    但這話一出,寧清臉色劇變。

    “嘔……嘔……”

    瞬間,她肚子里面的東西全部噴涌而出。

    吐得上氣不接下氣。

    但云中鶴還不滿足,因為吐得還不夠干凈。

    肚子里面的毒還沒有吐完。

    于是,他直接捏開寧清的嘴巴,又把剩下半壺也灌入了進去。

    接著,用筷子猛地捅寧清的喉嚨。

    寧清又一陣狂吐。

    而此時云中鶴貼著她的耳朵,低聲道:“寧清大人,不要說話,記住我接下來說的每一個字,非常重要。”

    寧清一邊吐,一邊點頭。

    云中鶴快速地說話,完全是爭分奪秒,卻又絲毫不耽誤救人。

    只不過畫面有點慘烈。

    等到寧鵲帶著四名大夫沖進來的時候,正好見到了這一幕。

    云中鶴正在往寧清嘴里灌東西,而且用筷子捅。

    這……這簡直是謀殺現場啊。

    頓時,寧鵲臉色劇變。

    她后悔莫及,剛才她著急跑出去找大夫,竟然把主人和這個乞丐丟在了書房里面。

    真是太疏忽了。

    “云傲天你做什么,找死嗎?”寧鵲厲聲道:“來人,將這個乞丐的雙手雙腿打斷,丟到地牢去。”

    頓時,幾名武士沖入進來。

    “別打他,別傷他。”寧清無比虛弱道。

    “是!”寧鵲點了點頭道:“主人,許大夫來了。”

    這進來的四個大夫,果然全部都是女子。

    云中鶴道:“已經催吐完了,快去拿牛乳給寧清大人喂下去,不斷地喂,不斷地喂。”

    那名女大夫道:“我知道怎么做,你出去,男人在這里不方便。”

    然后,幾名武士過來將云中鶴帶走。

    云中鶴道:“寧清大人,記住我說的……醫囑……啊!”

    然后,下一秒鐘他就如同小雞一般,被幾名武士帶走了。

    寧清艱難地看了云中鶴一眼,直接昏厥了過去。

    寧清大人的心腹寧鵲道:“將云先生帶去休息,好好招待。”

    幾名武士押著云中鶴,離開寧清的書房。

    臨走時,他又回頭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寧清。

    …………

    “我們這是要去哪里啊?”云中鶴問道。

    因為幾名武士沒有帶他去城堡的其他房間,而是朝著外面走去。

    “到了你就知道了。”其中一名武士道。

    接下來,竟然進入了一個地下通道。

    這……這是要押往地牢?

    云中鶴道:“你們這是什么意思?我剛剛救活了你們寧清大人。”

    那名武士道:“一切都寧清大人醒來之后再說,是救是謀害,還不一定呢。”

    然后,云中鶴直接被扔進了地牢之內。

    接下來幾個時辰內,云中鶴一直都在城堡的地牢里面,沒有任何人來理會。

    沒有人送飯,也沒有人來告訴他,寧清究竟醒了沒有,被治好了沒有。

    云中鶴就這么盤坐著,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面孔凝重,但內心跳躍。

    局面變得非常有意思起來了。

    超乎尋常的有意思啊。

    原本云中鶴還覺得這個任務會很難完成,而如今敵人好像要幫自己一把,使得一切都變得容易起來了。

    有意思,有意思。

    與人斗,其樂無窮啊。

    ………………

    半天時間過去了。

    一天時間過去了。

    忽然,兩名武士進入了地牢里面,直接把刀子橫在云中鶴的脖子上。

    “要死,還是要活?”那名武士問道。

    “要活,要活。”云中鶴道。

    那名武士道:“你如何知道寧清大人被下毒了?”

    云中鶴道:“這說來話長了,主要是看癥狀。”

    那名武士又道:“這個城堡內,是不是有你們裂風城的臥底?”

    云中鶴眼睛瞇起,沉默不言。

    然后,鋒利的刀刃猛地一壓,那名武士繼續寒聲道:“要死,還是要活?”

    “要活。”云中鶴道。

    那名武士道:“那就說話。”

    他讓云中鶴說話,而不是讓他說實話。

    云中鶴點頭道:“對,這個城堡內有裂風城的臥底。”

    那名武士道:“是不是你們的臥底給寧清大人下毒?”

    云中鶴道:“大人,我該說是,還是說不是啊?”

    “你想不想死啊?”那名武士道。

    “是。”云中鶴直接了當道:“沒錯,是我們裂風城的臥底給寧清大人下毒的。”

    那名武士又道:“你們先派臥底給寧清大人下毒,然后你云傲天來給她解毒,拯救她的性命,這樣一來你就對寧請大人有救命之恩,接下來的報告中,寧清大人自然要偏袒你們,是嗎?”

    哇!太天才了,敵人這個誣陷簡直無懈可擊呀。

    “這一切都是你們的陰謀,無恥的陰謀。下毒的也是你們,救人的也是你,為了這份報告,你們真是不折手段,但這完全是自尋死路啊!”

    “裂風谷的云傲天,你謀害寧清大人罪證確鑿,且已招供,當被處死!”

    ………………

    注:下一章就逆轉,絕不拖戲!

    恩公若有推薦票,請千萬給我,看今天票數能不能破一下記錄,叩首謝恩。

章節目錄

史上第一密探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兵王小說只為原作者沉默的糕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沉默的糕點并收藏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節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