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鶴發現了,聞道夫雖然口氣興高采烈,但是目光卻閃過一絲陰霾。

    “大人,城主大人來了。”外面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聞道夫望著地上文山的尸體良久,然后才走了出去。

    “下官拜見主君。”聞道夫一絲不茍地跪下。

    “老師請起。”井中月道:“結果如何?”

    聞道夫道:“魚兒咬鉤了,就是文山,此人在我身邊潛伏了十年,一直到今日才露出真面目,真是讓人敬畏。但是非常可惜,沒有抓住活口,自殺了。”

    “抓住也沒用,瞧不開嘴的,而且他們整個情報網都已經落入我們手中,他是不是活著不重要了。”井中月瀟灑地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老師,敵人這個情報網隱藏了近十年,如今一舉破獲,都是師兄的功勞,他守孝三年歸來,便一鳴驚人,真是讓人贊嘆。”

    她口中的師兄,這又是誰?

    聞道夫道:“主君這次的驚喜不僅僅是歸來的楚昭然,還有云傲天。”

    然后,聞道夫拍了拍手。

    云中鶴走了出來。

    井中月見到云傲天不由得一愕,他怎么還在?

    她把這個人交給老師打發,這云傲天不學無術的,而老師聞道夫什么段數?

    不是應該不到半個時辰,云中鶴就敗得一塌糊涂,然后重打幾十大板,被逐出裂風城的嗎?

    為何此時還在這里?

    聞道夫道:“這位云傲天是我今天收獲的第二個驚喜,他雖然沒有學習過破案之術,但是天賦極高。”

    接下來,聞道夫把整個過程詳細告訴給井中月。

    沒有任何夸大,但也沒有半分隱瞞。

    頓時井中月有些不敢置信地望著云中鶴,充滿了不敢置信。

    能夠看出前法曹參事是自殺的這已經不容易了,而能夠猜測出兇手是文山先生就更不容易了。

    而更難得的是,他竟然在最后關頭用欺詐術讓文山暴露了身份。

    這云傲天竟然還有此才華?連聞道夫老師都被他折服了?親口出言舉薦。

    這樣一來,確實有些打她井中月的臉啊!

    聞道夫道:“雖然文山早就暴露了,他的落網和云傲天無關,但他表現出來的天賦非常驚人,我希望能夠留他在裂風衙。”

    頓時井中月難辦了。

    法曹參事這個官職何等重要,起碼也要舉人出身,怎么可能交給云中鶴?

    就算她不拘一格降人才,法曹參事這個位置上也已經有人了,就是那個守孝三年歸來的師兄楚昭然,他剛剛立下了天大的功勞,將敵國巨大的情報網一網打盡。不僅僅要擔任法曹,而且還要高配主簿的。

    云中鶴道:“其實這個法曹參事早已經有人了,不可能給我對嗎?”

    井中月沉默,接著又抬頭望著云中鶴好一會兒。

    云中鶴道:“那我不管,你既然答應過我的,就一定要做到。這個法曹參事官職我可以不要,我還嫌棄這個官職難聽呢,你可以給我換一個官職,但絕對不能比法曹參事更低,最重要的是名字要威風。”

    井中月道:“那你想要做什么官職呢?倒是不妨給我說說看。”

    云中鶴道:“錦衣衛大都督,這個名字我看就挺威風的。”

    這話一出,眾人一笑。

    井中月道:“你的官職,我明日會在城主府大議上正式冊封的,不會讓你失望的,此時你先走。”

    這是真正的表態了,公開冊封的話,那云中鶴的官職才是真正落實了,而不是忽悠。

    云中鶴離去。

    但是剛剛走出門口,立刻就被幾名武士攔住道:“云先生,你暫時不能離開,先去房間休息。”

    雖然非常有禮貌,但是態度很堅決。

    然后,云中鶴就被呆到了一個小房間內。

    里面有茶水和糕點,云中鶴可以在里面吃東西,也可以睡覺,就是不能離開半步。

    這不是軟禁,而是因為接下來會有大行動。

    為了絕對保密,任何相關人員都不能離開。

    ………………

    房間內就剩下了井中月,聞道夫二人,片刻后又進來了一個冷碧。

    “老師,可以動手了嗎?”井中月問道。

    聞道夫道:“可以,文山暴露之后,一心只想得到那個名單并且摧毀掉,而且我們始終盯著他。所以他根本沒有時間和外面聯系,敵人尚未察覺,我們正好可以將敵人整個情報網一網打盡。”

    冷碧道:“名單確認無誤嗎?”

    井中月道:“這是楚昭然用了半年時間才查到的線索和名單,而且暗中甄別過幾個人,確認無誤,是潛伏在我裂風城內的一個間諜網,級別還很高。”

    冷碧猶豫片刻,單膝跪下道:“主君,抓捕間諜是我們黑血堂的事情,為何交給楚昭然?”

    井中月道:“因為你是女的,有些事情必須交給男人做。”

    交給男人做?美男計嗎?

    冷碧垂下頭,沉默不語。

    “去吧,按照這個名單抓人。”井中月道:“除了這個三十人的名單之外,還有一個大名單,全部抓捕,一個都不許落網,寧可錯抓,不可漏網。”

    “是!”冷碧道。

    接著,井中月大聲道:“林千戶!”

    “屬下在!”一名武將在外面高呼。

    井中月道:“封鎖裂風城,帶上你的一千名武士,完全聽從冷碧的大人的指揮,輔助黑血堂進行抓捕行動。”

    “是!”

    “出發!”井中月一聲令下。

    頓時,整個裂風城的幾個大門全部緊閉。

    然后,兩千名武士潮水一般城主府,從裂風衙走出。

    “砰砰砰砰……”

    全副武裝的武士走過地面,發出了充滿威懾力的腳步聲。

    云中鶴在房間里面也聽得清清楚楚,通過窗戶往外看,只見到整整齊齊的黑血堂武士,一列一列走過。

    一隊又一隊騎兵,四處馳騁。

    大行動,有大行動。

    今天不知道又會有多少人被捕,有多少人被殺。

    現在云中鶴可以肯定。

    那個間諜網的名單是真實存在的,而且已經被裂風城掌握了。

    那個前法曹大人只是一個引子,吸引文山先生暴露的炮灰。

    文山應該是一個間諜頭目,現在他死了,大抓捕行動就開始了。

    此時,云中鶴真正感覺到了這座城市的刀光劍影。

    片刻后,他耳朵里面仿佛聽到了外面的慘叫聲,驚呼聲,殺人聲。

    山雨欲來風滿樓!

    云中鶴一邊吃糕點,臉上的肌肉一陣陣抽搐。

    ……………………

    大贏帝國黑龍臺據點,安亭客棧!

    “砰砰砰砰……”

    一隊又一隊的武士沖了過來,將整個安亭客棧完全包圍,完全水泄不通。。

    “嘎吱,嘎吱……”

    上百名武士彎弓搭箭,瞄準了安亭客棧的每一處。

    許安亭兄妹內心驚駭。

    這……這怎么回事?

    難道暴露了?

    絕對不可能啊!

    “怎么辦?要不要跟他們拼了?”

    “頭,你先跑,我們掩護你。”幾名黑龍臺武士大聲道。

    “哥,要不要燒毀一切資料?”許安蜓小姐姐道。

    “不,讓我靜靜,讓我靜靜!”許安亭道:“我們這一處潛伏勢力沒有和外界有任何聯系,也就是說帝國的其他潛伏組織,并不知道我們的存在。如果我們暴露了,那就只有一個可能性,云天鶴出賣了我們。但……這是絕對絕對不可能的。”

    “不可能,他不可能會出賣我們。”許安蜓堅定道:“他是一個瘋子,一個藝術天才,這種人不可能會出賣我們。”

    許安亭道:“那就什么都不要動,不需要焚燒材料,就當作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此時,外面傳來了激烈的敲門聲。

    “砰砰砰砰……”

    許安亭長長呼了一口氣,道:“去開門。”

    一名伙計走了過去,將房門開啟。

    頓時,十幾名武士涌了進來。

    一名黑血堂百戶寒聲道:“你們誰叫許安蜓?女的!”

    “我……我是……”許安蜓小姐姐走了出來。

    那個黑血堂武士掏出了一幅畫,仔仔細細對照。

    其實不需要對照,因為許安蜓的面容特征太明顯了,絕美無暇的臉蛋上有兩個刀割的傷痕,破壞了這種美麗。

    “你在天羽閣教過琴?”黑血堂百戶問道:“經常出入那里?”

    “對。”許安蜓道。

    黑血堂百戶一揮手道:“拿下!”

    頓時,幾名黑血堂武士上前,猛地將許安蜓小姐姐上了枷鎖。

    許安亭上前道:“大人,大人,這中間肯定有誤會,請您高抬貴手,通融一下!”

    然后,他偷偷塞過去一把銀票。

    那名黑血堂武士看了一眼手中的銀票,發現竟然有一百兩,真是大手筆啊。

    “許老板有心了,但是這件案子通天了,通融不了。”黑血堂百戶道:“在這件案子沒有結束之前,安亭客棧的任何人不得離開。一旦少了一個人,將你們全部抓捕。”

    “帶走!”黑血堂百戶一聲令下。

    許安蜓小姐姐被帶走了,關入了馬車之內。

    “抓捕下一個目標。”黑血堂百戶道,然后浩浩蕩蕩又朝下一個目的地沖去。

    等到黑血堂武士全部離開之后,許安蜓才緩緩坐下,想要給自己倒一杯茶,手卻不住發抖。

    果然是和上一次天羽閣的查封有關。

    當時許安亭正要帶著云中鶴去天羽閣發展,用美男計勾引麝香夫人,進入城主府。

    結果剛剛一去,天羽閣就被查封了。

    接下來傳出消息,是因為里面出了駭人聽聞的殺人案,有五個權貴子弟死在了里面。

    主君井中月勃然大怒,下令法曹參事在一個月內破案,否則將治于重罪。

    之后半個月左右,天羽閣又重新開了。

    權衡再三后,許安亭覺得這里面風險不大,不需要撤離。

    而且云中鶴正處于潛入城主府的關鍵時刻,他覺得就算冒險留在這里,也絕對不能離開。

    如果離開了,云中鶴真的連一個幫手都沒有了。

    “掌柜,怎么辦?”一名黑龍臺武士道:“一旦被抓進黑血堂,就算沒有嫌疑,也必死無疑了。進去的人,就沒有能夠活著走出來的。”

    另外一名黑龍臺武士道:“去找云中鶴大人,他已經成功進入城主府了,而且已經成為了井無邊的心腹了,只要他出手相救,定能救出小蜓。”

    “閉嘴!”許安亭厲聲道:“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去找云中鶴,提也不許提。如今這個敏感關鍵時刻,一旦主動去找他,會給他帶來巨大風險。”

    黑龍臺武士道:“可是那樣的話,小蜓會死的。”

    許安亭道:“我們用傳統方式去營救,竭盡全力。”

    黑龍臺武士道:“如果救不出來呢?”

    許安亭眼圈發熱道:“救不出來就只能聽天由命,為了帝國,別的兄弟姐妹能死,難道我的妹妹就不能死嗎?別說是小妹,就算我被抓進去了,你們也不許救我。”

    “你們給我記住,帝國利益至上,黑龍臺利益至上!”

    “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裂風城戰略,云中鶴大人才是這個戰略的核心,只要保住他,其他任何人都可以犧牲。”

    ………………

    注:推薦票一少,糕點整個人都會低沉難受,所以拜托諸位恩公出手了。

    新書榜名次看打賞,這就不強求了,有余力可以支持一二。你們光給推薦票就已經讓我非常感激了。

章節目錄

史上第一密探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兵王小說只為原作者沉默的糕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沉默的糕點并收藏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節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