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井無邊仿佛被雷擊了一般,完全不敢置信望著乞丐一般的云中鶴。

    我……我……我……

    現在的乞丐都這么胸懷大志嗎?看看你雜草一般的頭發,渾身破洞的乞丐服,還有臟臟不羈的面孔。

    去街邊找幾個銅錢的半掩門應該是你最大的追求啊,你竟然看上我姐?還想要睡我姐姐?

    我姐井中月可是無主之地第一美人,而且還是唯一的女諸侯,整個無主之地的諸侯之子做夢都想娶井中月為妻。

    尤其在這個特殊時刻,只要裂風城愿意投靠,不管是南周王國,還是大贏帝國,都愿意派出王族和井中月聯姻。

    想要迎娶井中月的,從王族到諸侯,可以從裂風城排到天邊去了。

    所以,井無邊這個瘋子都三觀都被顛覆了。

    足足好一會兒,他才沙啞問道:“傲天,你什么出身啊?父母做什么的?”

    云中鶴道:“無父無母,孤兒,乞丐混混出身。”

    井無邊道:“那你什么功名呢?”

    云中鶴道:“不是說過了嗎?幼兒啟蒙一年輟學。”

    井無邊道:“那,那你都有什么才華呢?”

    云中鶴道:“坑蒙拐騙,騙財騙色。”

    井無邊道:“就憑你這,還……還想要睡井中月?”

    云中鶴慷慨激昂道:“哥,此言差矣。我雖然沒錢,但你姐有錢啊,富甲天下啊;我雖然沒有功名,沒有讀過書,但是你姐學富五車啊;雖然我手無縛雞之力,但是你姐武功絕頂啊。我們兩個人一旦茍合,那不就什么都不缺了嗎?明明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井無邊道:“什么都是我姐出的,那你出什么啊?”

    云中鶴道:“我俊美無匹的容顏,還不夠嗎?”

    井無邊想了一會兒,直接拔出了匕首。

    云中鶴道:“啥意思?你要殺我不成?明明是你逼我說出心里話的,我是看在我們義結金蘭的份上,才和你說掏心窩的真心話的。”

    靠,你這真心話也太驚悚了。

    井無邊將匕首遞給云中鶴道:“不,你還是殺了我吧,我雖然和你義結金蘭,而且你還對我有救命之恩,雖然我和井中月勢不兩立,但我也不能幫著你禍害她,那不是眼睜睜把白天鵝扔進糞坑嗎?”

    云中鶴道:“井無邊,你過分了啊。沒錯我是癩蛤蟆,但誰規定癩蛤蟆不能吃天鵝肉的?我想要吃你姐這天鵝肉,這個理想錯了嗎?它錯了嗎?你放心,就算有朝一日,你姐瞎了眼睛嫁給我,我們還是各論各的,你喊我姐夫,我喊你哥。”

    “哥啊,你姐姐是無主之地第一美人,就如同一塊肥肉,天下垂涎他的蒼蠅不知道有多少。與其便宜了別人,還不如便宜我對嗎?畢竟我們義結金蘭,我們是兄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我云傲天這輩子坦坦蕩蕩,有一說一嚴守一,說想要和你姐困覺,就是想要和她困覺,說想要對她騙財騙色,就是想要騙財騙色,我是乞丐怎么了?誰規定乞丐就不能娶女神的?我大哥段延慶就是一個瘸腿乞丐,還睡了王妃刀白鳳呢。”

    接著,云中鶴收斂下來,低聲道:“當然了,我這猥瑣而又大膽的理想哥你一個人知道就好,千萬千萬不要讓第二個人知道啊,不管是你母親知道了,又或者是冷碧知道了,我就死路一條了。要是被你姐知道了,我大概就要被碎尸萬段去喂狗了。”

    然而此時,云中鶴忽然覺得背后涼颼颼的。

    還有井無邊的臉色變得詭異,而且他的身體還在顫抖,甚至呼吸都不暢了。

    云中鶴顫抖道:“井無邊,你不要裝啊,我知道我背后沒人,你休想嚇我。”

    不知道為何,云中鶴后面的每一個汗毛都豎起來了,好幾天不洗的雜草長發也幾乎要樹立起來。

    而且隱約還有要尿褲的沖動。

    足足好一會兒,井無邊道:“傲天,要不你回頭看一下。”

    云中鶴脖子仿佛生銹了一般,無比艱難地轉過頭去。

    然后,看到了一雙絕美的眼睛,一張美麗到誅心的面孔。

    正是那個殺人如麻的女魔頭,一萬三千平方公里土地,幾十萬子民的女王井中月。

    那個殺死云中鶴如同碾死一只螞蟻的井中月。

    云中鶴覺得自己無法呼吸,艱難地扭回頭,沙啞道:“我……我現在跪下,還來得及嗎?”

    井無邊搖頭。

    云中鶴道:“你覺得英明偉大,寬容大量的女王城主聽到了多少?”

    井無邊道:“應該是全部。”

    云中鶴道:“那你覺得我會死嗎?”

    井無邊道:“我覺得會。”

    云中鶴道:“那你覺得我應該怎么做比較好?”

    井無邊道:“自殺。”

    云中鶴道:“難道你不救我嗎?”

    井無邊道:“我會為你燒紙的。”

    臥槽,無情!

    不知道過了多久,云中鶴再一次艱難地回頭,發現女魔頭井中月已經走了。

    井無邊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節哀。”

    靠,你會不會用詞啊?

    然后,井無邊直接走了。

    留下云中鶴一個人留在這臭氣沖天的小院內。

    一頭枯草一般的長發,在風中搖曳。

    ………………

    半個時辰后!

    幾名精銳的武士直接踢開門,進入了云中鶴的小院之內。

    二話不說為云中鶴戴上了枷鎖。

    “云傲天,跟我們走一趟。”

    云中鶴道:“去哪里?”

    “去你該去的地方。”那個武士首領道。

    然后,幾個武士直接押著云中鶴離開了小院,朝著外面走去。

    半路上,藍神仙和徒弟藍玉見到這一幕,頓時錯愕。

    這,這是發生了什么事?

    云中鶴剛剛立下了大功勞,救了井無邊的性命,而且還獻上了如此寶貴的神藥,眼看就要大紅大紫了。

    所以這幾天藍神仙費盡心機,要想辦法害死云中鶴。

    可以說,他想了不知道多少種詭計謀害云中鶴。

    但沒有想到這些毒計還沒有開始施展,云中鶴就完蛋了。

    你……你這瘋子也太會作死了啊。

    還等不到我害你,你自己就把自己玩死了?

    這,這大概就相當于我還沒有射箭,你就死了?我這箭法也太準了啊。

    藍玉道:“林百戶,這云傲天犯了什么罪?”

    “抱歉,下官不知。”這位武士首領恭敬道,他是真的不知道。

    藍玉俊俏的面孔露出陰冷,道:“云傲天,你還真是不作不死啊,不能親手弄死你,實在太可惜了。”

    …………

    半個時辰后!

    云中鶴知道這隊武士押送他去哪里了,距離城主府不遠處的一個地下死牢。

    絕對是真正的死牢,因為這里關押著的全部都是死囚。

    因為南周帝國和大贏帝國的兩國爭霸,使得無主之地尤其動蕩不安,亂世用重典。

    井厄本來就算是殺伐果斷的,而井中月更加心狠手辣了。

    大贏帝國在最安寧的時候,一年處死的囚犯不超過千人。

    而僅僅一個裂風城,井中月上位一年多時間,已經殺了一千多人了。

    幾乎每隔三個月就要殺一批。

    而這批死囚,幾天之后就要開刀問斬了。

    進入死牢之后,云中鶴發現這里面足足有幾百人,每一間牢房都擠了幾十人,甚至連一個轉身的地方都沒有。

    而云中鶴直接就被扔到了一間普通的囚室之類,里面足足有二十幾個人,真正的臭氣沖天。

    有的人病倒了,有的人受傷了,有的人腿斷了,有的人全身都是血,而且已經化膿了。

    蒼蠅亂飛,那股味道幾乎讓人作嘔,真正的窒息。。

    進入之后,不要說躺下睡覺,甚至連坐的地方都是奢侈,而且遍地都是大小便,到處都是尸體,到處都是腐臭變質的血。

    如果有地獄,那眼前就是地獄了。

    整個地下囚牢雖然有幾百人,但除了痛苦的申吟聲之外,并沒有太嘈雜,更沒有人喊冤枉。

    這才是真正的死牢,死氣沉沉。

    云中鶴邊上,就是一個渾身流血,雄壯如虎的武士,全身上下仿佛寫著四個字:亡命之徒。

    “犯了什么事?”他朝著云中鶴問道。

    云中鶴道:“調戲女城主。”

    所有人目光朝他望來,本能地退了半尺,空出了一片地方。

    大哥,你牛逼,你坐這里。

    作死做到你這個份上的,真心沒見過。

    井中月城主,殺人如殺雞的女魔頭,你竟敢調戲她?

    …………

    就這樣,云中鶴在這個死牢里面整整呆了三天三夜。

    除了送水之外,沒有任何食物。

    牢房里面不斷有人死去,卻也沒有人管,甚至尸體都不抬走。

    三天三夜,幾乎沒有人開口說話,就靜靜等待死亡的到來。

    到了第四天,所有的牢房門打開。

    一群武士進來,用鐐銬把所有的死囚串聯起來,押送出了死牢,來到一個校場上。

    這里已經有一隊新兵整齊列隊,等在這里。

    所有的死囚跪下。

    “殺!”

    “殺!”

    隨著一聲令下,這些新兵手起刀落。

    一個個死囚倒地死去。

    這些都不是專業的劊子手,只是新兵,讓他們砍頭只是訓練膽子。

    所以有些一刀砍不死,還要砍好幾刀,甚至刀子還卡在脖子里面出不來。

    那真是痛不欲生。

    而云中鶴排在所有死囚最后一位。

    整整半個小時。

    看殺頭整整看了半個小時。

    整整二百多個人,被斬殺在他的眼前。

    輪到他的時候,一個城主府的武士首領上前,猛地一刀劈下,將他的鐐銬砍斷。

    “你跟我來。”

    云中鶴跟著他再一次進入了城主府。

    ………………

    這還是云中鶴第一次來到城主府的中府,這是井中月住的地方。

    這里完全不像西府那么金碧輝煌,顯得非常肅殺凝重。

    在大門之外,云中鶴看到了井無邊,他跪在那里一動不動。

    渾身都被捆住了,全身好多處傷口,很顯然他剛剛玩過自殘,逼迫井中月。

    見到云中鶴進來,井無邊高呼道:“不要緊傲天,我罩著你。我說過你是我兄弟,哪怕你作死,兄弟我都用命罩你。”

    云中鶴心中感動:傻子啊,你這自殘不痛嗎?其實不需要的,我是故意的啊。

    “進去吧!”武士首領道。

    云中鶴走了進去。

    井中月修長傲人的嬌軀,靜靜站在臺階之上,一動不動。

    真是太曼妙了。

    潔白如雪,絕世佳人。

    這樣安靜絕美的女子,誰也看不出來是一個殺人如麻的女魔頭。

    就在剛才,她才殺了幾百人。

    “云傲天,你救了井無邊,而且還獻上了神藥,立下了大功,想要什么獎賞?”

    “我說過了,我這個人的大方遠遠超過你的想象。”

    “你想要的任何獎賞,都可以說出來,任何獎賞!”

    ………………

    注:推薦票是一本新書命根子,懇請諸位大人成全,萬分感激。

章節目錄

史上第一密探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兵王小說只為原作者沉默的糕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沉默的糕點并收藏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節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