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醫生晚上準備吃火鍋,還想要吃腦花,誰能訂到海底撈的包廂?”王佳在手術即將結束的時間,就出了手術室,在投喂群里悄悄的發起了信息。

    不像是許多人所想象的那樣,醫院手術室固然干凈且有秩序,但在里面工作的并不是機器人。或者說,大家總是會想方設法的找到機會來破壞規則,并自行減少工作量的。

    如巡回護士就是手術護士中比較輕松的類型,在手術比較輕松,或者手術管理不嚴格的時候,坐在手術室的角落里刷抖音的,十有**就是巡回護士。

    跟腱修補術自然是比較輕松的手術了,事實上,如果不是凌然主刀的手術,這臺手術的手術室里很可能只有三個半人,一個醫生,一個器械護士,半個助手,半個麻醉,半個巡回。

    在人手緊張的時候,一個麻醉醫生看三臺手術,一個巡回看兩臺手術都屬于正常的非正常現象。

    王佳也知道凌然的習慣,看著手術進行到收尾階段,才偷偷跑出來。要是再晚的話,器械護士就要結束手術,開始搶位置了。

    “投喂群”里的信息刷的非常快。

    “哎呀,去哪里的海底撈?我晚上也感覺想吃火鍋了。”

    “我之前有個病人是海底撈的,我打電話問一下。”

    “不用問了,我現在就有個病人是海底撈的,我找家屬打問下。”

    幾分鐘的時間,王佳就記下了海底撈的訂餐電話。

    群主也給提供信息和訂位的群員記了積分,接著又發言道:“現在提供20個同餐廳的座位,座位圖以凌醫生的包廂為中心,暗標,需要的群員私聊我。”

    王佳樂呵呵的收起手機回了手術室,手術結束聚餐的話,向來都是用科室的錢,更別說位置了。

    手術很快結束。

    凌然又檢查了一遍,再對馬硯麟道:“病人的病人要認真寫,電子病歷里標注,視頻也拷一份出來,郵件給祝院士。”

    “是。”馬硯麟趕緊回答一句。

    凌然這才脫了手套和套在外面的手術服,丟入桶中,離開了手術室。

    一會兒,他還有別的手術呢。

    馬硯麟跟著麻醉醫生幫忙撤線,搬人,送病人去蘇醒室。

    王佳跟著他,到四周沒人了,低聲道:“馬醫生,你定好海底撈了沒?”

    “哦!你不說我都忘了。”馬硯麟慌了一下,又看向王佳:“你有辦法的?”

    “有是有……正好朋友定了一個寶箱,我考慮著,如果是凌醫生用的話……”王佳微笑著說話,尾音拖的長長的。

    馬硯麟干脆利落的道:“我欠您一個人情。”

    “那你可記下了。”王佳笑了一下,接著將海底撈的訂單信息轉發給了馬硯麟。

    “救命之恩。”馬硯麟作勢滾滾手,還頗有些派頭。

    ……

    晚間。

    凌治療組的單身漢,一并蘇嘉福,王佳等人,浩浩蕩蕩的前往海底撈。

    這算是凌治療組的慣例了,沒有結婚的醫生護士們,整夜整夜的做手術,罷了若是連頓好的都吃不到,那組內的士氣早就消散了。

    與此同時,“投喂群”里的信息,也是開始瘋狂泄露。

    就連裴總,也用一包**J規格的櫻桃,換到了此信息。

    “晚上你看著女兒,我去偶遇一下凌醫生。”裴總決定吸取這次的教訓,和云醫的名醫,打好交道。

    裴總夫人也是跟著他做了多年生意的,聞言點點頭,道:“別耽擱太久,要不要給包個大紅包?”

    “按說咱們走的是王總的關系。”裴總遲疑了一下:“你給準備一個信封好了,要是有需要的話,我就給送過去。”

    “放多少?”

    “你看著塞吧\b,不怕賠,就怕他不敢收。”裴總說到錢的時候,還是豪氣干云的。一信封的錢,用來裝人民幣,裝滿了他也不怕。

    一切準備停當,裴總就算計著時間,前往海底撈。

    他是不準備跟著凌治療組的醫生們一起吃飯的,不是不想,而是沒必要,再者說,人家估計也不太愿意他大半個陌生人就這么加進去。

    但是,單純買單也沒有太大意思,而且,買的太早了,總覺得不夠完美。

    如何粹于完美,這就需要多年的經驗,以及一些機靈聰明和智商了。

    裴總拿捏著時間過來,到了地方,還稍微等了幾分鐘,才到收銀臺,道:“你好,給1號包廂買個單。”

    “好的,先生。”收銀臺的小妹客客氣氣的點了幾下鼠標鍵盤,再抬頭:“先生,1號包廂已經買單了。”

    “恩?買單了?”裴總遲疑了一下,問:“1號包廂是云醫的醫生們在用餐吧,應該有六七個人以上的,年輕人居多,里面有個特別帥的醫生……”

    “沒錯的,先生。”他說前面的條件,收銀小妹都不愿意接茬,直到“帥”字出口,才立刻給出了答案。

    裴總不由愣了愣:“怎么就買單了,是他們自己買的嗎?”

    “這我不知道。”收銀臺的小妹微微搖頭。

    裴總眉頭緊皺,這是誰搶了老子的賬單?

    “老裴?”有人從后面喚了一聲。

    裴總轉頭一看:“哎呀,王總,這么巧?”

    對面來的,正是王傳文和最小的王傳富。

    “巧什么啊,我是過來買單的,你給買了?”王傳文笑問。

    這要是平時,搶到了買單,裴總肯定是要得意一下的,現在卻只能撓撓頭:“沒行,人家已經給買單了。”

    “誰給買的?”王傳文問。

    “不知道。”裴總無奈聳聳肩。

    “哎,那不管了。”王傳文思忖幾秒鐘,道:“來都來了,咱們給敬個酒去,姑娘,麻煩你們給弄一套酒杯。”

    王傳文說著,從自己的包里,掏出一瓶茅臺。

    裴總一看只有一瓶,忙道:“要不我再買兩瓶?聽說醫生都挺能喝。”

    王傳文默默的摸了摸自己的夾克內襯,又掏出一瓶茅臺。

    身后的王傳富做了同樣的動作,掏出了兩瓶茅臺,且道:“四瓶應該夠了,里面還有小護士呢,小醫生也是南方的,舟山群島的。”

    “夠了夠了,哎,又用了您的酒。”裴總也就是這么一說,等杯子到了,幫忙把酒給倒入分酒器,就跟著來幫忙的服務員,一起前往1號包廂。

    幾個人邊走邊說話,排成一個S型,到門口,就見對面也是一隊人,排出了兩行。

    “你們是哪個公司的?”對面的隊伍,謹慎里帶著抗拒,抗拒里帶著高傲。

    “我是墾梆工程有限公司的。”最小的王傳富回了一句:“你們呢?”

    對面頓時有些慌亂,好半天才道:“我們是杜科醫藥的……”

    接著,就聽對面開始嘀嘀咕咕起來:

    “做工程的找凌醫生做什么?”

    “反正不會是請演講吧。”

    “難道是幫忙賣樓?”

    “怎么賣,一個指標住一次院嗎?”

章節目錄

大醫凌然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兵王小說只為原作者志鳥村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志鳥村并收藏大醫凌然最新章節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