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界守護 > 第十一章自己裝的逼,含淚也要裝完

第十一章自己裝的逼,含淚也要裝完

所屬目錄:第二十三卷      作者 : 靜夜寄思

 蕭逸閑是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吵醒的。

 睜開眼睛,蕭逸閑發現自己躺在宿舍的床上,不再身處星界,蕭逸閑長長的吁了口氣,隨即身子無力地癱軟成一團。

 蕭逸閑是真的被星界第三重試煉給折磨瘋了。

 上古強身術的動作難度一個比一個高,星界竟然要求蕭逸閑將那些動作一個個全部標準地做出來。

 要是給蕭逸閑足夠的時間,他相信自己可以慢慢地將動作做到位。

 關鍵是星界根本就不給蕭逸閑的時間去練習,直接對蕭逸閑進入試煉,動作稍微出了差錯便鞭刑伺候。

 上古強身術的動作實在太復雜,即便給蕭逸閑十幾天的時間練習和適應,他都不一定能夠掌握,更別提要求蕭逸閑直接進入試煉狀態,可想而知他的悲慘下場。

 可憐蕭逸閑之前僅僅在電影和電視中見過鞭刑,在星界中卻遭遇了數萬次鞭刑。

 那種感覺真的是欲仙欲死、生不如死、死去活來啊。

 在床上躺了半天,蕭逸閑也沒能從鞭刑的后遺癥中回過神來。

 床頭書架上的電話響了一遍又一遍,蕭逸閑始終置若罔聞,此時此刻的他只想多呼吸幾口新鮮的空氣。

 半個小時后,蕭逸閑宿舍的門被推開,一道魁梧的身影鉆進宿舍,他的身后,赫然跟著江州大學學生會會長趙博琛。

 “蕭逸閑,我們撥打你手機十幾次,也撥打你宿舍座機很多次,你為什么一直不接電話?”看到躺在床上發呆的蕭逸閑,趙博琛不由火冒三丈,他跨前一步,厲聲質問道。

 蕭逸閑聞言,滾動了一下眼珠,斜睨了趙博琛一眼,又繼續發呆,完全無視了趙博琛及其他身邊魁梧青年的存在。

 “你…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趙博琛被蕭逸閑無聲的行為給氣得吐血,他的聲音下意識地提升了幾個分貝。

 這一次,蕭逸閑索性連眼珠都懶得滾動。

 就在趙博琛被氣得火冒三丈,忍不住朝蕭逸閑動手時,魁梧青年跨前一步,將趙博琛擋在了身后。

 “您好,我是輕瑤的哥哥柳馳行,感謝你救了輕瑤。”魁梧青年朝蕭逸閑伸出右手,滿臉微笑道。

 聽到柳馳行三個字,蕭逸閑的眼睛一亮,腦海中不由自主地冒出“拼命三郎”幾個字,然后掙扎著從床上坐了起來。

 因為擁有柳輕瑤的完整記憶,蕭逸閑對柳馳行并不陌生。

 柳家是軍人世家,柳輕瑤的爺爺是老革命,柳輕瑤的父親是退伍軍人,柳輕瑤的兄長柳馳行是現役軍人,柳馳行完全繼承了柳老爺子的衣缽,典型的拼命三郎,因為執行任務常年不回家,以至于柳父將所有的疼愛都傾斜在了柳輕瑤的身上。

 不過柳家兄妹感情極好,柳輕瑤容不得別人說柳馳行半句不是,柳馳行為了柳輕瑤曾經將同在軍區大院長大的幾個同齡人給打進了醫院,結果被禁足了三個月沒讓出門。

 “您好,我是蕭逸閑,身體不適,敬請見諒。”跟柳馳行握手的同時,蕭逸閑忍不住暗暗打量柳馳行,發現柳馳行果然跟柳輕瑤印象中的一樣,高大魁梧,英俊帥氣。

 蕭逸閑一邊說話,一邊起身下床。

 也是這個時候,蕭逸閑才發現自己仿佛是從水中撈出來的一般,不僅僅睡衣濕透,連床單也濕了一大片。

 站在蕭逸閑不遠處的柳馳行跟趙博琛也發現了床上的異樣,也是這個時候,他們才發現蕭逸閑的面色蒼白,神情也是萎靡不振,仿佛大病初愈一般。

 蕭逸閑歉然地朝柳馳行笑了笑,然后低頭彎腰收拾床單。

 只是蕭逸閑剛剛有所動作,便被柳馳行給搶先了。

 “蕭逸閑,你身體不適就歇著,我幫你收拾。” 柳馳行不由分說地將蕭逸閑按到了一邊的椅子上,然后利索地將床上的濕床單給換了下來,并且將墊被拿到了陽臺上烘曬。

 看到柳馳行干凈利落的動作,蕭逸閑沒來由地對柳馳行生出一陣好感。

 跟柳馳行招呼了一聲,蕭逸閑便走進衛生間沖洗了一番。

 半個小時后,校外的一家花園餐廳中。

 “逸閑,我就輕瑤這么一個寶貝妹妹,要是她真的出了意外,我真的無法想象自己以后會變成什么樣子,所以我必須再次鄭重地感謝您。”蕭逸閑剛剛拿起筷子準備夾菜,柳馳行便朝蕭逸閑端起茶杯,朗聲道。

 “馳行哥,您已經感謝我很多次了。”看著一臉激動的柳馳行,蕭逸閑苦笑著放下筷子,跟著舉起茶杯。

 “逸閑,聽聞輕瑤差點丟了性命,我是真的被嚇壞了,所以你也別怪大哥啰嗦。”柳馳行聞言臉上露出了兩個好看的酒窩,俊美的模樣竟然跟柳輕瑤有七分相似。

 “馳行哥這叫真情流露,我完全能夠理解。”蕭逸閑微笑點頭,臉上沒有半分不耐,心中卻郁悶得不行。

 蕭逸閑也不知道柳馳行是缺心眼呢,還是故意整蠱自己,每次自己拿筷子夾菜時,柳馳行便會朝自己舉起茶杯表示感謝。

 被電話鈴叫醒后,蕭逸閑就餓得渾身難受,好不容易碰到柳馳行請客,蕭逸閑正興奮呢,未曾想柳馳行坐下后也不吃飯,一個勁地拉著自己說話,眼睜睜地看著色香味俱全的飯菜而不能動筷子,這對蕭逸閑來說簡直就是一種煎熬。

 只是柳馳行一直真情流露,言行舉止間表現得彬彬有禮,蕭逸閑也只能強顏歡笑地陪著。

 看到柳馳行說起來沒完沒了,蕭逸閑幾近絕望。

 “早知道柳馳行這么啰嗦,自己就不跟他一起吃飯了。”蕭逸閑此時已然不對飯桌上的佳肴抱希望,之前對柳馳行的一點點好感也消磨殆盡,他現在只想盡快離開柳馳行,然后找一家自助餐廳大快朵頤。

 可憐柳馳行完全沒有注意到蕭逸閑心不在焉的樣子,他猶自滔滔不絕地表達著自己的感激之情。

 柳馳行說著說著,又從兜里掏出一張銀行卡遞向蕭逸閑,沉聲道:“逸閑,救命之恩不是掛在嘴邊說說就作數的,這是我們柳家的一點微薄心意,還請收下。”

 蕭逸閑見狀一愣,隨即收斂了笑容。

 “柳馳行,我救柳輕瑤時,并沒有想過要任何報酬,僅僅因為不忍心看到一條鮮活的生命葬送在自己面前。要是你用錢來感激我,不僅僅是對我的侮辱,也是對柳輕瑤的侮辱。”一句話說完,蕭逸閑起身就走。

 只是走了幾步后,蕭逸閑心中便隱隱有些后悔,他有點懷疑自己的腦子是不是真的被雷電劈傻了。

 柳馳行身為鋆崀集團的大少爺,他跟柳輕瑤的關系又那么親,柳馳行表達謝意的銀行卡中金額能少么?

 自己至少應該問一聲銀行卡中到底有多少錢再決定是否拒絕啊!

 “自己裝的逼,含淚也要裝完!”蕭逸閑的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便繼續大步走出飯店大門。

 柳馳行顯然沒有料到蕭逸閑剛剛還跟自己有說有笑的,眨眼睛就跟自己翻臉,一時間不由愣在了那里。

 “馳行大哥,蕭逸閑這王八蛋太不給您面子了,我這就去將他追回來。”一直作為透明人存在的趙博琛看到柳馳行發愣,他還以為蕭逸閑將柳馳行給惹怒了,立即主動請纓道。

 “不用,既然他不喜歡錢就算了吧。”柳馳行興趣索然地說道。

 聽到柳馳行的話,已經站直了身子的趙博琛又重新坐回了原位,罵罵咧咧道:“這小子不識好歹,送他錢都不要,活該受窮一輩子。”

 柳馳行聞言皺了皺眉頭,眼中閃過一絲厭惡,不過他很快便將這一絲厭惡掩蓋住,朗聲道:“趙博琛,感謝你今天為我帶路,這是九龍半島射擊場的VIP金卡,你有空時可以過去玩一玩。”

 見柳馳行遞給自己一張卡,趙博琛下意識地便想出聲拒絕,可是聽聞是九龍半島射擊場的VIP金卡之后,他硬生生地將拒絕的話語吞回了肚中。

 要知道九龍半島射擊場可不是有錢就能進去的,而是必須有著一定身份和地位才能進去,九龍半島射擊場的會員卡更不是一般人能夠弄到的,趙博琛的父親在江州市打拼了幾十年,也算是富甲一方,到現在還未能辦下九龍半島射擊場的會員卡,更別提金卡。

 “另外,我友情提醒一句,我只有柳輕瑤這么一個寶貝妹妹,你可以追她,但是讓我知道我妹妹受了半點委屈,你就要準備承受我的雷霆之怒。”見趙博琛拿著射擊場的 黃金會員卡激動不已,柳馳行眼中厭惡神色更重。

 “馳行大哥,您放心,我是真心喜歡輕瑤的,我絕對不會讓她受半點委屈。”趙博琛并沒有聽出柳馳行言語中的話外之音,他迅速地將卡塞進兜里,拍著胸脯保證道。

 “你記住我的話就好,我還有事,你自己慢慢用餐。”看著趙博琛夸張的表現,柳馳行心中莫名煩躁,他扔下一句話后,便起身離去。

 趙博琛看了看滿桌的佳肴,他鼓動了一下喉嚨,最終還是跟著柳馳行一起離開了飯店。

超級兵王》作者是步千帆,如果你喜歡超級兵王,請收藏本站www.pjfxsj.com以便下次閱讀。

本站新增加兵王小說排行榜欄目,綜合了網絡上大部分兵王類小說等經典作品,大家可以點擊經典小說推薦進入到列表選擇自己喜歡的小說。兵王小說網努力為大家推薦經典小說閱讀。

下一篇   第十二章柳家的人情          上一篇   第十章傳說中的妹控
新書推薦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